‌·

“庆祝改革开放40年”贵州大型主题调研采访活动走进铜仁万山

50余家媒体聚焦“千年丹都”

来源:贵阳晚报     2018年08月13日        版次:A03    作者:

  两个矿工托起一颗“朱砂石”(雕像)

  原矿工宿舍区改造成了红色文化影视城

  万山汞矿工业遗产博物馆内的矿工雕塑

  原苏联专家楼被装修成俄罗斯餐厅,这是餐厅外的雕像

  深埋地下的万山矿洞遗址内部景观

  

  本报讯 8月7日,“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贵州大型主题调研采访活动走进铜仁市万山区,来自中央、香港驻黔以及省内新闻单位、网站和新媒体的50余家媒体组成采访团,对“千年丹都”万山特区“变废为宝”的绿色转型发展进行集中采访。

  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是中国第一个行政特区,曾是中国最大的汞工业生产基地,因汞储量名列亚洲第一、世界第三,被誉为“丹砂王国”。几千年来,前人在层峦叠嶂、峡谷深邃间,刀砍斧劈凿石梯、修石道、开洞口478处,开采朱砂达3万多吨,创造了世界上最久远的采矿历史、世界上罕见970多公里的地下采矿坑道、世界上最大最美的天然“朱砂王”等。并且,在国家3年困难时期,万山汞矿用优质汞矿偿还苏联外债,为国家创收15亿元,周恩来总理亲切地称之为“爱国汞”。

  经过多年的开采,2001年,万山汞矿被迫开展政策性关闭,成为了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面对汞资源枯竭的困境,如何“涅槃重生”,万山区历届党委、政府一直在苦苦地探索。

  炎炎夏日,沿着蜿蜒在青山绿水间的高速公路,采访团一行人走进万山区,对其时代背景、电商生态城、朱砂古镇、九丰农业博览园、朱砂产业园、敖寨乡中华山村食用菌基地、金中农业大棚蔬菜基地、双创产业园等地深入采访,围绕工业、农业、旅游业、城市建设、脱贫攻坚、基层党建等方面进行集中采访,看到了近年来,万山区昔日破败荒废的汞矿遗址摇身一变成为了热闹繁华的旅游景区,也看到了农旅一体化的农业科技园区。

  在朱砂古镇时,有当地人向来来往往的游客说道:“你们现在走的路都是堆过矿渣的,汞矿倒闭之后都没人了,简直就是废墟。”来自贵阳的游客表示,万山真是“变废为宝”!而采访团记者也表示,为期三天的采访,他们将用镜头和文字讲好万山区“绿色转型”路上的精彩故事。

  (本报记者 陈玲)

  探访丹都古镇

  8月7日,记者一行跟随李晓康及昔日“战友”一同来到昔日的万山汞矿,今天的朱砂古镇。

  让李晓康没有想到,新时代的矿区还能翻开新篇章。走进原来的大礼堂,正在播放一部老电影,坐在翻新的椅子上观赏从二楼放映室播出来的电影,就像穿越到了采矿时期。如同大礼堂的改造,汞矿遗址的矿洞、大楼也被赋予了朱砂文化、知青文化的内涵。

  走在由万山区贵州汞矿遗址改造的朱砂古镇里,昔日人工采矿坑道变身迷幻的“时空隧道”、以往矿工们贴着崖壁上下工的小道被改道成了惊险刺激的玻璃栈道,原矿办大楼改造成汞矿工业遗产博物馆、原苏联专家楼被装修作异域特色的俄罗斯餐厅和悬崖宾馆,原矿工宿舍区改造成红色文化影视城……

  从萧条的“空山”到怀旧小镇,这一切要归功于国家并没有忘记万山。2009年,万山被列入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予以重点扶持;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对万山转型发展作出重要批示,省委、省政府也专门出台政策支持万山转型发展。

  “资源挖完了,但文化还在。而文化恰恰是旅游业的‘根’与‘魂’,两者相互融合,能产生1+1>2的效应。”万山区委主要负责同志表示,万山在转型发展实践中,他们把目光定格在文化旅游产业。

  2015年7月,万山区引进江西吉阳集团,投资20亿元,以独有的丹砂文化为核心,修缮性开发利用矿区遗址和文物,在保留历史痕迹的同时,建造我国首个以山地工业文明为主题的矿山怀旧小镇——朱砂古镇,这是一条“卖文化”的绿色转型之路。

  除了朱砂古镇,坐落在古镇的“朱砂大观园”内,以朱砂为原料手工制作的字画、手链等工艺品被南来北往的游客带往全国。在2017年的国庆中秋假日黄金周期间,朱砂古镇还实现了门票收入3822万元。

  “以前我们住过的地方,现在都还在。”矿工子弟田向说,他90岁的老父亲还每天散步来朱砂古镇,“他会看今天来了好多游客,操心停车位够不够,就像年轻时干工作一样……”在这些老一辈的矿工心中,汞矿又”活“了。

  矿工子弟忆往昔

  有“中国汞都”之誉的万山,汞产量曾是亚洲第三、中国第一。新中国成立之后,国家接管了矿山。“最辉煌时矿里8千人同时工作,加上家属,一个矿养活了3万多人。”说起已经不复存在的贵州汞矿,68岁的老矿长李晓康回忆道,1976年,他大学毕业后进入了矿山工作,大家都以能穿上贵州汞矿的工装为荣。

  而在60岁的矿工子弟田茂文的印象中,各工种工资不同,但是大部分人一个月十多元钱就够生活,选矿工人工资至少有21元,偶尔还有17元左右的奖金,下班看电影看书,下象棋打篮球,生活富足。“当时的万山特区被称作小香港”,田茂文说,他们家也是买得起“三大件”的人。

  然而,令老矿长李晓康没有想到的是,新中国成立时累计勘测的3.07万吨汞金属,在过度开采中,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现严重消耗,面临资源枯竭的困境。“汞矿收益滑坡,陆续往外调动了很多人,有时连续3个月发不起工资,之后又陆续走了很多人。”老矿长的印象中,临近关闭时矿上剩下的大部分是老弱妇孺。

  其时,汞矿也曾自救过。先后投入数亿元到外地购山开矿,通过输送人才调整队伍。但因多种原因未能成功改革,自救不但没有走出困境,还损失了雄厚的“家底”。

  21世纪的钟声敲响后不久,万山汞矿就经历了政策性关闭,昔日“小香港”沦为一座萧条的“空城”。那样的萧条让矿工们落泪,今年55岁的田向印象很深刻,在2001年关闭之后的半年,她有一次散步,再次踏上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才发现一切都变了。“杂草重生,荒凉凋敝。”当时看着眼前的办公楼,田向留下了眼泪。“宿舍区曾经欢声笑语,关闭之后都看不到几个人影了。”

  千年丹都虽已谢幕,但一座绿色转型中的新城已经拔地而起!

  本报记者 陈玲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