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年过年的“插曲”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02月11日        版次:A08    作者:

  “要过年了,要过年了!”那是上世纪1971年快过年的事。我和几兄弟随妈妈在贵州的一处山旮旯上学,每年只有快过年时放寒假,我们几兄弟才可以回到土生土长的贵阳老家,与在贵阳工作的父亲团聚,过一个快乐的年。

  为了节约路费,我们要等母亲单位的解放牌大货车到贵阳拖材料时,顺道搭车回贵阳。由于冬天很冷,加上车顶无棚,其他站着的乘客,冷得发抖,好在我们是青少年,身体棒,承受得了迎来的寒风。

  我们在车上,还快乐的唱着当年已记不清是什么电影上的一首主题歌,“风雨锻炼,雨里考验,我们是……”

  唱着唱着一晃几个小时,我们就到贵阳了。父亲请了假,早早的在头桥的路口等我们的到来。

  我们都很高兴,我们回到阔别近一年的老家贵阳。

  或许是因为舟车劳顿,我们到家吃了晚饭便洗了脸和脚,就倒在床上就呼呼的睡着了。

  也不知睡到什么时候,只听到房门外“嘭嘭”的敲门声把我们一家人震醒,父亲慌忙开门看,屋外闯进几个穿蓝大衣的男人说:“今天全市大检查,请你把户口册拿来,我们核对一下人员”。

  因为弟弟们的户籍早迁到山旮旯去了,唯有我和父亲的户籍在贵阳,一点人数不对头,对方便连夜带弟弟们到附近的一家学校等候核查登记。

  父亲只好跟着这帮“蓝大衣”去学校。只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家。

  第二天蒙蒙亮,父亲带着弟弟们回来了,虽然没有给弟弟们带来什么惊吓和麻烦,但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作者 熊德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