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饺子的乐趣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02月11日        版次:A08    作者:

  过节吃饺子是北方人的习俗,而在部队时我们也常吃饺子。

  上个世纪60年代,我在昆明军区杂技团任演员。记得1961年的春节,炊事班为团里每个人发了一小袋面粉和肉馅儿,让大家自己包饺子过春节。

  而逢年过节是我们的大忙季节,春节更忙。那年春节初一的上午我们在昆明市内参加了军民联欢演出,回到团里又接着到军疗养院慰问,下午为昆明军区的广大干战演出。

  演出结束后回到家里才想到饺子未包,大家急忙拿出面粉和肉馅放到桌子上,大家和面的和面,擀皮的擀皮,热热闹闹包起了饺子,当煮好饺子吃到肚里,天已经黑了。慰问演出的紧张,随着包饺子、吃饺子的快乐而彻底放松。

  我在部队从事了十几年的文艺工作,我的年味儿就是春节为驻军慰问演出、为部队服务,我们只能享受到节日的余辉。几十年过去了,部队的时光,值得回味。

  作者 郑传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