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能写作 给诗带来什么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04月16日        版次:A15    作者:

  2019年孔学堂春季论辩大会,四位学者激辩“机器作诗”——

  “雨引鸟声过路上,日移花影到窗边。赖有公园夏风地,欣喜玩沙遍河山。”当读到这首诗,是否能想到该诗的创作者不是某位古代诗人,而是一个“会作诗”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4月13日,以“李白很生气:人工智能能写诗?”为辩题的2019年孔学堂春季论辩大会在孔学堂举行,几位学者展开了激烈的学术碰撞。

  A

  人工智能的写作速度无与伦比

  机器人写诗在今天已不算新闻。阿尔法狗完胜人类棋手、微软机器人小冰出版第一部诗集、大量初级法律文书已经可以由AI代劳、未来机器人有可能取代70%的人类工作……人工智能的触角正在延伸至社会的各个领域,同时也牵动着当下人们的敏感神经。

  程羽黑教授认为,人工智能有无与伦比的写作速度,可以把《李白全集》、《杜甫全集》,甚至《莎士比亚全集》给打出来,关键是不是作出来,这是一个选择的过程。这样的过程一千年前就有人在做,就是中国古代的类书,把一些句子集中起来,给一些写诗的人作参考。“可见人工智能就是一个类书的作用,而不是写书,人工智能没有类似于人类感情的审美,写出的诗,是让人无法理解的。”

  人工智能写的诗,即使有漂亮的句子,只能是完成模仿人的句子的结合,但不可能有隐喻,没有背后的所思。

  程羽黑教授举例说,上世纪初法国有一个后现代的诗人,在马路上随便找人,每个人写一个词语,他得到一句很漂亮的诗句“精致的尸体正在喝葡萄酒”。

  他说,每个人一个词语,每个人之间没有联系,作出来的诗句,看似很美丽,但是无意义,因为背后是无意识的行为。

  B

  人工智能创作尚停留在“模仿”阶段

  什么是人工智能?什么是文学?严寿澂教授表示,人工智能是有深入学习能力的,但是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创作的东西,因为文学是要创作的,而机器能读很多东西。问题是假定它选出来好的标准是什么?过去认为好的,现在标准变了,机器是否知道,这是个问题。假如社会发展的话,标准会变,过去好的现在未必好。

  还有一点,人工智能的影响对文学来讲并不是太大。

  比如写诗,人工智能最多是模仿,至少现在还没有出现优秀的诗歌作品可以跟杜甫之类的媲美。

  C

  诗歌创作 人工智能有特殊优势

  写诗有三大要素,第一是要表达人的情感;第二是有了情感需要词汇来表达;第三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王兆鹏教授指出,在这三个方面,人工智能有其特殊优势。虽然目前人工智能不能理解人类情感,但今后随着物联网的发展,人工智能可感知人类情感并加以分析,通过学习上百万首诗词的所有表现方法并进行分析和最优化组合,是可以写出比较好的诗,但是否能超过人,还要假以时日。

  针对诗歌是否能达到独创性的问题,王兆鹏教授说:“任何创造都是在完成前人的创造经验和创造技巧上产生的,而在这个传承方面机器人可能有人所不可替代的。”他进一步指出,机器写诗背后虽然没有一个活生生的诗人,但可以作为一种脱离创作者而独立存在的文学类型。机器写诗,其实不是要代替人写诗。就像我们的印刷体一样,但我们也有手写体,它可以帮助我们把诗写得更好。

  D

  智能写作或将催生一个新文类

  人工智能到底能不能写诗?南方科技大学陈跃红教授表示,机器写诗是机器写作的一个部分,现在已经是人工智能研究的一个大类。今天大家在智能手机和智能电视上阅读和看到的大量新闻,基本上都是机器写的。

  机器写诗有两个因素要考量,一是写什么样的诗?一般的诗、模仿的诗还是好诗、经典的诗?就经典诗歌的层面而言,现在还看不到突破,因为人工智能发展的时间很短,但是在一般诗歌的层面上,无论大家知道的小冰还是它出版的诗集,都已经达到了一般标准。

  针对人工智能能不能超越人类感情?陈跃红教授认为,假定机器人写诗超不过莎士比亚、超不过李白、杜甫,但是它会不会是一个新的文类?如小冰就已经写出3万多首诗,部分诗歌在网络上的采购已经超过10万多册。“你能说它不是诗吗?因此,我认为人工智能写作、机器写诗是一个趋势,它为我们增加了一个新的文类。”

  诗是人类的诗性思维、形象思维的语言载体。诗歌上更加有一种非语法不可捉摸性,这是诗人成功的标志。

  陈跃红教授表示,同样,机器在进行创作的时候,借助大数据、借助诗歌规则的数据库,借助写诗的各种情感,那它写出的诗怎么可以说它不是诗?它只是一种新型的诗。

  此外,陈跃红教授说,如果说人工智能对于文学生产的负面作用的话,那可能是类型化的写作将变得越来越膨胀,这种膨胀是因为当大家借助机器或者用机器来进行写作的时候,能够大量的生产程序化、数字化。

  本报记者 谢孟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