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谈 “科幻元年” 为时过早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08月14日        版次:A14    作者:

  创作小说《九州缥缈录》《上海堡垒》先后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接受访问聊作品改编及创作近况

  江南

  今年暑期档,作家江南打通了荧屏和银幕上的观众,改编自其同名小说的电影《上海堡垒》已在全国上映,同样改编自其同名小说的剧集《九州缥缈录》也于上个月与观众在荧屏上见面。短短一个月,有两部自己的小说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接受观众的检阅,江南内心却没有太大波澜。

  江南是理科学霸,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之后留学美国,留学期间创作了《此间的少年》,由此走上写作道路,之后写的《九州》系列、《龙族》系列更是引起很大反响,让他成为内地幻想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目前,《龙族Ⅴ》还没有创作完成,江南表示写作遇到了瓶颈,需要沉淀一下。

  在《上海堡垒》上映之前,记者采访了原著作者江南,交流他几部作品的改编情况和目前的写作状态。

  

  创作初衷

  写作只是当时太无聊

  

  读书时,江南的文科成绩不是特别好,特别是历史和政治。他大概能记住一个文字的意思,但往往记不住文字本身。他记得高考考历史,需要想起历史事件的年份、参与的人,但他往往只能够记住大概的故事,脑中复刻文字的能力很差。不过,他理科特别强,高考考进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去美国留学,专业是医药分析。

  最开始接触写作还是在美国留学时,江南曾说:“写书并非出于某种高尚的初心,只是在美国时太无聊了。”那时候在没有太多中文书籍阅读的情况下,他开始尝试自己写作,“就是想自我表达,并没有说我要为一群人去发声,首先是为自己发声,然后在发声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些人跟你有共鸣。”他于2000年出版的回忆北京大学校园故事的《此间的少年》,拥有了一批粉丝,之后又创作了《九州缥缈录》。写过青春校园、写过奇幻,但江南觉得自己写作的核心母体一直都是成长,因为他对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感触颇深,“一个小孩将来要面对的外界环境和小时候以为要面对的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如何克服青春期的恐惧孤单、不被认同的感觉,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没有完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成长的主题现在还在写”。

  

  创作瓶颈

  对影视化提不起太大兴趣

  

  基本上每隔两三年,江南就会经历一次创作上的瓶颈。写作需要体力支持,体力不够,难以完成高效和大量的创作。保持年轻,对作家来说是很大的追求。江南特别羡慕萨特,因为觉得他始终年轻。24岁的时候,江南一天可以写一万五千字,但他觉得,写得多并不是一个作家真正的追求,“写作是长跑,不是短跑”。虽然写了这么多,第二天早上醒来再看,后面一万字都写错了。他始终提醒自己要经常避免写作惯性,不能让惯性把自己带偏。这种情况,江南只能自我调整,去阅读,去旅行,让自己沉淀下来。

  然而,现在比较可悲的是,他连阅读的精力都没有了。“说实话大概有小半年,可能超过半年没有好好阅读了,这个事情让人挺焦虑的。”江南说,一年之前他一个月还能读两三本书,但现在半年都读不到。他现在最看重自己身上的“作家”标签,却没有时间看书写书,这就让他很困惑。

  很多作家都有抑郁症的这个困扰,江南也觉得自己有点抑郁症前期症状,“对成功和失败,好消息和坏消息都无动于衷。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没有什么欲望。”他称,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佛系状态。今年暑期,他的两部作品《九州缥缈录》和《上海堡垒》先后被拍成影视作品与观众见面,作为原著作者,这本来是一件很兴奋的事,但他却提不起太大兴趣,他也知道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心理状态,但就是没办法。

  

  创作态度

  除了《三体》,中国科幻文学并不好

  

  今年春节档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创造了46.5亿元的票房成绩,业内也收获不俗口碑,紧接着《上海堡垒》上映,接下来还有几部国产科幻电影正在制作中,很多人都将今年看作是国产电影的科幻元年。江南并不太认同这种说法,他认为中国科幻片现在仍然处于一种很艰难的处境之下,还在摸着石头过河,不能因为出来了几部科幻片,就觉得蓬勃发展了。尤其是,国产电影还没有形成一个完好的制作科幻电影的工业体系,“我们要在科幻中找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对观众和创作的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科幻片可以拍成像《变形金刚》那种爆米花电影,也可以拍成像《银翼杀手》那种带有思辨性的科幻片,“我们根本还没有把科幻的各种可能性摸一遍,现在说什么科幻元年,我觉得是为时过早。”

  虽然《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上海堡垒》都是改编自科幻小说,从科幻文学中汲取营养,但江南认为近十年中国科幻文学发展并不好,“我们除了有《三体》这样久负盛名的作品,还有什么?” 

  

  推荐刘昊然

  因看了《唐人街探案》

  

  江南也参与了电视剧《九州缥缈录》的编剧工作,他曾争取过用姬野作为主角,因为小说中东陆战场的主线姬野始终是灵魂人物,最后也当上了皇帝,但大家更倾向于吕归尘,毕竟编剧话语权有限,他只好妥协。不过,他这一次的演员推荐却很有话语权,直接促成了刘昊然成为男主角吕归尘的饰演者。在江南看来,吕归尘这个角色很难演,层次太丰富了,是一个英雄、家族的继承者,也是一个人质,一个内心脆弱敏感的人,同时又是一位追求爱情的男孩,能具备这样复杂性的年轻演员比较难找。正好当时江南刚看完了《唐人街探案》,觉得刘昊然演的侦探对人性有所洞悉,形象气质也非常适合。

  在创作小说的时候,江南经常在生活中找自己或者朋友身上的一些元素放到角色上。江南经常会心律不齐,心率加速比正常人要快,他快走就能达到每分钟140次的心跳。每次去健身房在跑步机上跑步都会被人笑,因为速度特别慢。他就根据自己的毛病写了吕归尘的血厥症,吕归尘每每在受到刺激的时候,就是会激发体内的血脉,产生强大的力量,心脏发出战鼓那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