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贵阳剿匪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08月14日        版次:A16    作者:

  上世纪50年代初,台运良(右二)

  上世纪90年代,去开阳羊场烈士陵园看望牺牲烈士,台运良(右三)

  讲述背景:1949年,贵阳解放,面临着人才匮乏、匪患难治、经济发展缓慢等难题。当时,贵阳需要大量的人才,便筹建了贵阳干部学校,从全国范围内招考了300余名学员。这群青年从五湖四海来,投入剿匪、土改等革命事业,为贵阳的改头换面贡献了年轻的力量。

  上世纪50年代——

  讲述人:台运良,86岁,原贵阳革命干部学校第一期学员

  A.考入贵阳革命干校

  

  1949年12月18日,15岁的台运良怀着好奇而又喜悦的心情,背起行囊,从贵阳向修文出发,与他同行的还有300余名考取贵阳革命干部学校的青年。从早晨到傍晚,他们步行了近百公里,途中没有饮食补充,每个人都汗流浃背,步履艰辛,傍晚抵达修文驻地时,他们已疲惫不堪。

  在修文中学的生活很苦,凛冽寒冬里,所有人都在教室地上打通铺,平日里用冷水洗脸洗衣,家里每个月给台运良寄5角钱,刚好够买两双草鞋。大年三十,大伙围着一盆猪肉白菜,吃得津津有味,这是这群年轻人第一次在一起打牙祭,也是他们在外过的第一个春节。

  1950年3月,贵阳军分区从干校抽调包括台运良在内的28名学员入伍,列为分区教导大队一中队参谋培训班学员,他们一边学习军事参谋业务,一边参加剿匪活动。

  1950年4月,青岩再次被土匪盘踞,因为青岩是惠(水)、罗(甸)、长(顺)通往省城贵阳的咽喉要塞,且匪情复杂,于是军分区决定组建一支武工队“青岩武工队”,任命喻德润为武工队队长,任务是配合作战部队侦察,清剿土匪,协同地方政府恢复政权建设,保护群众进行生产,严防土匪抢粮。

  

  B.青岩剿匪运动

  

  “青岩武工队”共有32人,以身经淮海、渡江、解放大西南战役的老战士为核心,连同参谋班抽调的十几名学员兵组成,台运良就在其中。当时的青岩虽遭匪患骚扰,但依然店铺林立,庭院、祠堂、牌坊、庙宇等各式风格的建筑错落有致,这座要塞古镇的壮观秀美令台运良惊叹不已。

  这支武工队在孟关、黔陶、高坡等地活动,白天侦察,夜晚出击围追清剿。1950年秋收季节,土匪与武工队争夺粮食的斗争已十分激烈。当时,高坡乡存放着征集的十余万斤粮食,经武工队侦察得知,以黔陶蒋氏兄弟为首的300余名土匪要在10月12日晚上来抢粮。高坡距青岩较远,两地之间仅有一条羊肠坡道通行,据侦察,土匪已在高坡到青岩必经的黔陶、奇龙、赵司等地设下埋伏。

  当时,武工队镇守在高坡乡,无法联系指挥部。情况危急之时,队长喻德润果断将与土匪暗地联络的内奸秘密羁押,割断其与土匪的联系。同时,他一边派侦察员偷偷乔装到指挥部汇报匪情,一边带领队伍来到位于高坡前哨的谷拉岭山寨,潜伏在营盘里。夜已深,星星闪烁,武工队成员紧盯着山下隘口,直到鸡鸣时分,侦察员依然还未返回,喻德润悄声传达——要作最恶劣的准备!

  夜幕破晓,喻德润隐约看到有几十个人影在山下蠕动,正准备发令战斗时,远处赶来了一支长龙似的队伍,田野间突然响起牛角声,山下的土匪群慌乱散去。两方会合后,才得知前来支援的是驻青岩的分区复员大队的同志。

  支援部队共1000多人,他们一接到指挥部首长命令,便马上通知大伙带着扁担、背篼等运粮工具出发,支援部队的带队领导说:“对这帮子土匪,扁担也足够他们吃的了,再说这大黑天,土匪也不知道我们抄的是扁担呀!”

  

  C.开阳双流土改

  

  1950年初冬,青岩武工队完成了使命,参谋班学员随着土改工作队奔赴开阳县,进行“五大任务”(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征粮)和土地改革。

  当时,开阳县刚解放,但开阳县双流区群众还被贫困羁绊,生活清苦,住土墙茅屋,吃洋芋苦荞,穿襟挂柳,十几岁的孩子还衣不蔽体。盐巴是最稀贵的食材,一块盐巴放在辣子水里打个滚便捞起来,又吊在灶头上炕干。

  土改工作队成员带着口粮、食盐、菜金,住在村寨群众家里,即使当时部队也没多少津贴,但他们还是尽可能帮助群众。台运良住在第六村(瓦厂寨)的一户周姓人家,这家祖孙三代仅有一条破被,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炕取暖过夜,火炕里埋着的洋芋是一家人的饭食,台运良把粮、盐、菜金全交给主人家,尽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1951年,土地改革在全县铺开,台运良分在第八村,住在村农协主席陈铭顶家。当时,每日两餐全是小块洋芋,偶尔掺一点包谷沙,吃了半年,台运良常觉得四肢无力。有一天夜里,他和陈铭顶工作回来,在门外听到陈铭顶老伴对儿媳说:“粮食快没有了,吃饭长点眼睛,都忍着点,让工作同志吃饱”,听完这席话,台运良拉着陈铭顶的手半晌说不出话。

  同年,开阳县召开农民协会代表大会——大雪天,上千农民代表穿着草鞋和补满补丁的单衣,自带用葵花杆泡制的亮蒿火把,满街的火光闪闪烁烁。大会集中时,农民代表盘坐在石头上,唱着工作队教的歌曲,啦啦队的喊声此起彼落。每天晚上,羊场区文工队都要登台演出歌剧话剧《白毛女》、《赤叶河》、《刘胡兰》等。

  随着“五大任务”的深入,当地匪患被彻底消除,接着又废除了地主对佃农的租押苛杂,农民分得了粮食、衣物和农具,开阳土改势如破竹、轰轰烈烈。1952年春,土改工作队完成了使命,农民迎着春色,一路敲锣打鼓,把工作队从村送到区,又送到县里。

  

  D.土匪“双枪陈大嫂”

  

  上世纪80年代末期,一部反映贵州解放初期史实的电视剧《蒙阿莎传奇》上映,剧中主角原型是50年代名噪一时的土匪“双枪陈大嫂”。剧中的“蒙阿莎”身穿军官服,腰间斜挎着左轮手枪,脚下蹬着深筒皮靴,烫发披肩,戴着墨镜,一副十足的职业女军官模样,与台运良印象中身穿布依服饰、头包布依帕、脚穿布鞋的布依族妇女“陈大嫂”相去甚远。

  1950年,“双枪陈大嫂”在花溪、惠水、长顺一带可谓人人皆知。1952年3月,台运良调任惠水县武装部任军事参谋,部长是原青岩武工队队长喻德润。1953年,军分区在惠水成立剿匪指挥部,指挥部设在惠水县王佑区,围剿活动于惠水、长顺两县的“枧马三槽”,专门清剿残匪,台运良被抽调参加这次剿匪活动。

  在这次剿匪活动之前,陈大嫂归案,被安排到惠水剿匪指挥部,协同部队劝说散匪弃暗投明。因为陈大嫂在土匪群中的影响力很大,起到了规劝、分化瓦解顽匪投诚自新的作用,最终,有几十名土匪在陈大嫂的规劝下投诚。

  1954年夏,他们彻底肃清了匪患,剿匪任务完成。1955年,台运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

  回望往昔生涯,台运良说:“生活是甜的,也可以是苦的,但不应该是无味的”,他曾作诗一首,以抒情怀——干校真理始追求,军旅生涯跨征途;笑迎艰辛坎坷路,只缘信念坚心头;四十七载浪淘沙,岗位淡泊写春秋。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岳欢

  台运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