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闲说登高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A15    作者:

  重阳秋深,天高气爽。自古以来,登高远眺,就是重阳佳节不可缺少的重要活动。但我这人没出息,打小就恐高,心里实实在在地觉得,高处不胜寒。

  小时候玩伴们爬树、爬墙头、爬草堆,气喘吁吁、不亦乐乎,而我大多时候只在旁边当看客。年少时外出在建筑工地打工,第一次上到二层楼时,前面迈出的那一只脚心虚地用力踩踩楼板,生怕别把水泥楼板给踩断了。

  让我最为惭愧的是,去年陪85岁的老父亲到北京登长城,有段长城脚下的台阶非常之陡,陡得似乎要竖起来了,我心里虚,跟父亲说,“算了,不爬上去了”。

  可父亲说,“你在这里等我吧,我自己上去看看。”

  一句“你在这里等我”,真的让我无地自容。

  不过认真检视一下呢,我又是登过一些高的。在有贵州“屋脊”之誉的赫章韭菜坪,我登上去过,那上面真是无限风光,美得让人心颤,但是我是坐缆车上去的。

  我也有我的谈资,那就是泰山我是一脚一脚攀登着上去的。这是因为泰山并不十分险峻,层层石阶从山脚蜿蜒通向山巅,除南天门天梯让我惊心胆怯,一脸苦相外,其他全是一路风光一路景,轻轻松松不觉间就到了玉皇顶。

  登高远眺,风光旖旎,却也不可忽视了高处的“不胜寒”。登过高山的人都有体会,同一时日,山脚山巅温差巨大,山脚穿衬衣,山巅得穿棉袄。山巅风也大,这是自然规律。

  《晋书·孟嘉传》记载,“嘉为桓温参军,九月九日,温游九龙山,参僚毕集,有风至,吹嘉帽,堕落不觉。”这“有风至,吹嘉帽,堕落不觉”倒也情趣盎然,引得诗人们诗兴大发:令狐楚有“贵重近臣光绮席,笑谈从事落乌纱”;杜甫有“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李白更有“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到了北宋,还有苏东坡的“岁岁登高,年年落帽”。可见登高要有准备,要能够应对高处的物候现象。

  自然界登高有“不胜寒”,人生登高亦然。走上仕途,有人量力而行,登上了一定高度,风光正好;有人不顾一切卖力攀爬,却耐不了“寒”,不慎失足。

  登高,都得有自知之明,不要得陇望蜀,盲目攀爬。

  作者 赵宽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