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梵净山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A15    作者:

  日久神往的梵净山,近日终得仰真容。

  从镇远古镇出发,驱车3小时,我来到了神往已久的心中圣地——梵净山麓。

  下了车,我站在山前,抬头向上,蓝天白云下,满眼葱茏。

  借助索道上到2000多米的山段,剩下的主峰是用来满足登山爱好者欲望的。

  没有丝毫犹豫,我健步上山。

  沿着木质登山道拾级而上,满山望不到边的植被将尘埃吸尽。没有徒步爬山的气踹嘘嘘,没有年过花甲的步履艰难,此时的我,恨不得张开口,把这看不见、摸不着的清新空气全吸进肺部。

  与不相识的小年轻一样,我没有中途小憩,走完了登山木梯,来到主高峰——老金顶脚下。

  举目四望,心中震撼,险峻、绮丽、别致造型的石岩强烈冲击我的视觉。蘑菇石、老鹰石、书卷石……

  收起四顾的眼光,我向着主高峰老金顶出发。

  老金顶,垂直距离虽然只有300来米,但因其突兀在山头,且整座山顶全为石壁,上去和下来只有一条环形石道,仅够一人攀爬,左上右下,不能回头。导游委婉劝我放弃,我却毫不犹豫要坚持。

  石道的险峻超出了我的想象。坡度都在75度以上,有的地方近80度,几乎是垂直石坡;踏脚石梯最窄的地方只有大约40厘米宽。有的石梯两边有石壁挡靠,有的石梯只有一边有石壁,另一边悬空,只能用手抓住铁链一步一步缓慢往上,下面人的脑袋几乎顶着上面的人。

  勇敢的攀爬者中,有看上去比我年龄还大的老人,他们拿着拐杖,一步一步往上移。也有二十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身行矫健,但也完全不轻松。

  小心翼翼、屏住呼吸前行。我害怕吗?说实话,怕。累吗?也累。但转头下看,一个人接着一个,没有回头路可走。

  四十分钟左右时间,仿佛过了半年。忽然,前面的人一声欢呼,到顶了。

  内衣湿了,是被吓的?还是爬石梯累的?不管它了。我到顶了。

  清风拂面、薄雾缠身,惬意至极,放眼四周美不胜收。清翠的山谷、层峦叠嶂的山峰、环抱一尊尊造型奇异的山石。多少年前的地壳运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把一座普通的山,把一块块石头打造得如此绮丽、壮观,不虚此行。

  此刻此景,用杜甫的“一览众山小”已经无法形容。我不是诗仙诗圣,只能用肺腑之言来表达,我对亲爱的祖国壮丽山川美景的赞美:

  一草一木皆风景

  一枝一叶总是情

  一石一川为疆土

  一生一世护国魂

  作者 赵清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