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宾激辩当代经学国学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A15    作者:

  冬季论辩大会现场

  孔学堂举行2019年冬季论辩大会——

  12月1日,贵阳孔学堂举行2019年冬季论辩大会,北京大学吴飞教授、清华大学陈壁生教授、上海师范大学石立善教授围绕“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经学与国学”开展辩论,并分享了各自的观点。论辩大会由同济大学特聘教授张文江担任学术主持人。

  张文江教授首先阐述了探讨“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经学与国学”的学术背景。

  他说,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2000年左右开始重新关注传统学问,2010年后更加明显。但是,学术界对经学的存在、发展和未来,有着很多争论。同时,社会上兴起一潮又一潮的国学热,也有着诸多议论。

  陈壁生教授认为,中国经学蕴藏了丰富而深刻的思想,是儒家学说的核心组成部分,在中国历史上长久地塑造了中国文明。但在二十世纪20年代左右,随着很多现代学科的不断建立,像胡适所说“国学就是国古学”,把中国整个传统的学术都当成了“传统学问”。这样的学术理路一直持续到二十一世纪。当今的经学热和国学热,是人们自觉或者不自觉的重新理解中国文明的客观表现。现在的经学研究,基本基于对经学和国学的复兴,颠覆着上世纪对经学的认知。

  说到经学和国学的关系,石立善教授形容经学和国学就是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经学是根,国学是树干、树枝、鲜花、果实,取之不竭、用之不尽。他说,树根就是中国传统的儒家经学,比如四书五经。而分根、根须和小根则是佛教、道家经典等经学,跟主根一样给这棵参天大树源源不断提供着养分,滋养着地表的“国学”。二十一世纪国学走新路的同时,一定要回归到经学的基本概念,去看看根,否则树干长得再漂亮、高大、茂盛,也徒有其表。

  吴飞教授说,在每个时代,经学有不同的形态。今天做经学,一方面要继承汉学、宋学的基本传统,还必须要回答世界性的普遍问题,和世界文明有一个深入的对话。吴教授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经学和国学一定是开放的,继承中国传统文明的基本精神的同时,要有对世界问题的关心。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谢孟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