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军剿匪完成夙愿

从穷小子到高级工程师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A13    作者:

  约为1967年,陈继春一家四口在贵阳合影

  2015年,95岁的大哥陈茂春在云南腾冲烈日纪念碑处留影,其手指处是二哥陈盛春名字

  一九六四年十月一日,陈继春与妻子周英文在天津结婚

  退休后的陈继春喜欢游山玩水,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

  当过学徒、参军剿匪、考上大学

  —— 一位贵州老人的人生自述

  从轮胎修理店的小工,到进入部队参与剿匪;从大字不识一个的乡镇少年,到昆明工学院机械系的毕业生……如今已是87岁高龄的陈继春从旧社会走到新社会,亲眼见证了贵阳解放之后的变化,他说:“贵阳解放让我得到重生,这是我一辈子难以忘怀的经历”。

  讲述人:陈继春,87岁,1933年出生于原贵州省贵阳市清镇县(现清镇市)站街镇条子场

  年少生活颠沛流离

  

  1933年,陈继春出生在贵阳市清镇县站街镇条子场一个贫穷的家庭里,家中有四兄弟,他是最小的一个。两岁时,陈继春的父亲去世,母亲孤身一人带着家中四子讨生活。

  陈继春的大哥陈茂春在1938年被国民党抓兵去湖南一带抗日,二哥陈盛春1942年被国民党抓兵到缅甸,去后杳无音信,三哥陈宪春于1946年被国民党乡政府强迫去当乡丁。因生活艰难,1948年,陈继春跟着一位老乡来到贵阳,说是去他家的汽车修理店里当学徒。到贵阳的当天晚上,这位老乡就吩咐陈继春倒痰盂,让他以后负责照顾家中一岁多的孩子,本来以为可以找一份正经工作的陈继春失望极了。第二天,天边还是雾蒙蒙的一片,打定主意要回家的陈继春就悄悄跑了出来。贵阳距条子场有70多里的路程,陈继春滴米未沾,渴了就在路边的水井里喝点水,一直到天快黑时才走回家中。

  回家之后能干什么呢?陈继春思来想去,最后打算去安顺找大哥陈茂春——1945年,陈茂春因部队整编被遣散回家,家中无地可种,只好去安顺帮亲戚照看汽车修理店。陈茂春作为外行,和店铺里的伙计合不来,有了一技之长后便离开店铺,自己开了一家汽车轮胎补胎行。

  到了安顺后,陈继春就跟着大哥学补轮胎,干起了又脏又累的体力活。当时,最常见的汽车是十轮卡、大道奇等军事用车,大道奇的轮胎又大又重,加上钢圈恐怕有上百斤,15岁的陈继春个头很小,那轮胎差不多有他高了。有时候,陈继春要到离店四五里路的地方运轮胎,一路上只能用手来推滚轮胎,上坡要费极大的力气,还得时时注意,生怕轮胎滚下坡去撞到人,运一次轮胎常常累得全身酸痛。

  有一次,陈继春去帮人家装轮胎,装好胎后找驾驶员要钱,谁料驾驶员竟恶狠狠地说道:“小鬼,你要钱!去你的吧!”随即踢了陈继春一脚,把人踢翻在地后,驾驶员跳上车就开溜。

  

  参军剿匪完成夙愿

    1949年,临近解放前夕,陈继春觉得继续待在安顺没有出路,再加上不放心母亲一人待在家,他就从安顺回到了家乡。

  1949年11月15日,清镇县迎来了解放。当时,陈继春家的老邻居叫陈云庭,平时对人和蔼可亲,不多言不多语。陈云庭问陈继春:“你想不想参军?”陈继春说:“我当然想。清镇县城解放之后,我到县城亲眼看到解放军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当时我就想加入他们的队伍,去冲锋杀敌,只是不知怎么参军。”陈云庭说:“那好,现在我就带你去区政府报名参军。”

  参军后,陈继春参与了多次剿匪战斗。1950年初,陈继春等人押送一个偷油贼进城,在离乡政府不到两公里的地方遇到十来个土匪,双方一交火便格外猛烈。为保证安全,陈继春一行人跑进乡政府旁的碉堡,那个碉堡四四方方,东南西北每个方向各有一个垛口,里面刚好能蹲下一个人,可以从专门开设的“枪眼”处往外射击。当时,陈云庭也在碉堡内,他没有蹲下,反而站在垛口里开枪,被土匪一枪打中头部,当场牺牲。

  

  从文盲成为大学生

  

  陈继春多次参加剿匪战斗,后来被区领导调去给县领导晁文哲政委当通讯员。1952年,晁文哲调到贵阳矿山机器厂,陈继春也跟着他一起调动。来到贵阳矿山机器厂后,就去了车间当学徒工。

  当时,全国各地的大学几乎都开设了工农速成中学,矿山机器厂决定送陈继春去读书。陈继春既高兴又害怕,因为他只上过小学二年级,到解放的时候,认的字几乎全忘了。参加工作后,对于各类宣传标语都是认一半猜一半,他不认识“共产党万岁”的“岁”字,只能根据“万”字来猜。

  因为吃过没有文化的苦,陈继春就下定决心要学好文化。他把当时的《婚姻法》和《土改法》等当作教科书,把一本拳头大小可随身携带的小字典当作老师,从零开始学字。到了县城后,他进夜校学习,到了矿山机器厂后,他进入业余学校,全面系统地学习了算术、历史和自然地理等知识。

  1954年,陈继春参与西南区统考,被云南大学附设工农速成中学录取,学习四年后,又考取了昆明工学院机械系。1960年,陈继春大二,昆明工学院开设机械学院,因为没有政治老师,就抽调陈继春担任政治老师一职,为此他还额外去党校培训了一年,直到1963年才从昆明工学院毕业。因为晚了一年毕业,陈继春认识了机械系1963届的周英文,后来两人结为夫妻。

  毕业后,陈继春被分配到天津拖拉机制造厂政治部工作。1965年,陈继春内迁到贵阳农机工具厂政治部工作。1969年,他调至贵州省机械厅工作,1989年被评为“高级工程师”,1990年被评为“贵州省优秀生产调度工作者”,1994年退休,2015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回顾自己的一生,陈继春说:“解放就是我人生的分水岭,解放前后,我的经历可谓是天差地别。我能够从一个文盲变成大学生,这是新社会给予我的机遇,我非常感恩。”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岳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