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SARS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

10多年来 病原检测变快了多少?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A09    作者:


  阅读提示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武汉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的病毒被初步“验明正身”。

  据新华社消息,2020年1月9日,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表示,专家组认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1月7日21时,专家组在实验室检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并获得了其全基因组序列。一位接近专家组的学者对记者介绍,目前正在对华南海鲜市场内售卖的野生动物进行检查,追查病毒来源。

  武汉市卫健委通报,至2020年1月5日,共有59例病毒性肺炎病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其余患者生命体征总体稳定,无死亡病例。

  1月8日, 8名患者已治愈出院。在此前的通报中,SARS、禽流感等病毒已被排除在外。

  西北某省疾控中心病原实验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拿到标本后,实验室能在一天内筛查出是否为已知或常见病毒。这其中,包括流感、禽流感、腺病毒、SARS等。但对于未知病毒的检测、认定,需要更长时间。

  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科学家用5个多月的时间才最终确定为新型冠状病毒;2013年的H7N9禽流感疫情,从首个病例发病到分理出病毒病确诊,用了1个多月。

  武汉疫情从2019年12月31日首次通报,到研究专家初步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间隔9天。有赖于科学研究及传染病防控体系的进步,病原检测时间已大幅缩短。



  A 冠状病毒作乱

  引起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病毒与SARS一样,是冠状病毒。在显微镜下,该病毒外模上有明显的棒状粒子突起,因之看上去像中世纪欧洲帝王皇冠,遂得名“冠状病毒”。

  这种病毒在80多年前首先从鸡身上分离出来。1965年,科学家分离出第一株人的冠状病毒。

  病毒,是一种由核酸和蛋白质外壳组成的简单微生物,包括DNA及RNA病毒。冠状病毒为RNA病毒。其变异性很高,原因是,它的RNA和RNA之间重组率非常高。也就是说,决定其病毒特性的遗传物质在不断变化。现有研究进展是,冠状病毒家族包含α、β、γ和δ属的近20种病毒,其中已知能感染人体的冠状病毒共有6种。

  这其中,4种冠状病毒在人群中较为常见,致病性较低,一般仅引起类似普通感冒的轻微呼吸道症状。另两种,为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则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前者(SARS)人际传播明显,令疾病迅猛蔓延。

  经典冠状病毒感染,主要发生在冬春季节,是成人慢性气管炎急性加重的重要病因。由于冠状病毒变异性高,会导致原有的疫苗失效,免疫失败。

  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武汉患者临床表现为病毒性肺炎。需采取较为严格的患者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追踪等预防性公共卫生措施。

  据武汉卫健委通报,此次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少数病人呼吸困难,胸片呈双肺浸润性病灶。与SARS症状的主要不同是,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

  “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武汉卫健委发布的三份通报中,这句话重复出现。

  一位流感防治专家告诉记者,感染病毒后,是否会出现人传人取决于病毒的特性,特别是与受体结合的特性。这种特性也与病毒是否容易感染人相关。2003年,H5N1人禽流感病例不断出现,致死性较高。

  上述流感防治专家解释,与人流感病毒相比,禽流感病毒受体的组织结构存在不同。人的上呼吸道没有禽流感病毒受体,所以很难感染人。但处于下呼吸道的人的肺部有禽流感病毒的受体。禽流感病毒一旦影响到人的肺部,会使人感染,且症状较重。

  尽管与病毒的对抗有着漫长的历史,时至今日,人类对这种体积微小、结构简单的非细胞微生物仍谈不上完全了解。


  B 通报9天后鉴定出病原

  面对病毒侵犯,快速准确地鉴定病原是致胜关键。

  “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这是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最新消息。距离首次通报,9天。

  2019年12月31日下午1点,武汉市疾控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武汉市疾控中心已检测完标本,湖北省疾控中心正在组织专家对病例标本进行复核。知道病原,才能有针对性用药。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中,“分秒必争”并不为过,这有赖于科学研究的发展,疾病监测体系的完善以及信息的持续公开透明。

  2003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内瓦宣布,SARS病原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被称为SARS冠状病毒。这一时间,与首个病例通报相距5个多月。

  2013年3月29日下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从送检的病例标本中分离到3株H7N9禽流感病毒,并确诊。此时首个病例发病已一个多月。

  武汉“不明肺炎”事件中,病原鉴定时间大幅缩短。1月9日的最新通报显示,实验室采用基因组测序、核酸检测、病毒分离等方法,对病人的肺泡灌洗液、咽拭子、血液等样本进行病原学检测。

  确认引起某流行性疾病的病原,需满足三点:首先,可疑病原需在病人中均有发现,在病人临床样本中可检测到病原核酸。其次,从病人临床样本中可成功分离到病原。此外,分离的病原感染宿主动物后可引起相同的疾病症状。而病人恢复期血清中该病原的抗体滴度有4倍升高,可帮助确定病原。

  病原的分离和致病性鉴定等科学研究一般需要数周的时间。

  一位北京三甲医院呼吸科主任对记者分析,培养的病毒能否生长,取决于临床标本中病毒的数量和活力。免疫学方法能够检测到呼吸道分泌物的病毒抗原,但最终结果还有赖于相当高的病毒载量。

  上述某病原实验室负责人补充道,病毒活在细胞里,得先找到其生长的特定细胞,分离中还可能发生变异。即使分离到病毒,还需通过动物实验验证是否符合现有病人的临床表现,确定是所要找的病毒。

  之后,还要培养病毒,这也是耗费时间的活,有时至少要20多天。

  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出现,使得实验人员能够在短期内找到病原的核酸、基因组等证据,鉴定出是否为已知病毒或是哪一类病毒。

  2017年科技部发布的“传染病国家重大专项”成果之一,便是建立了72小时内、鉴定300种已知病原的检测技术体系。病毒的遗传信息储存在核酸中,预示病毒特性的同时,也似一个“身份证”,可帮助研究者分辨具体的病毒种类。主要原理是,设计出可与病毒身份信息相匹配的另一段核酸序列。在浩如烟海的核酸海洋中,像一枚探针,与特定“身份”的病毒配对。

  上述北京呼吸科主任告诉记者,利用上述原理,现有技术可同时检测12—15种病毒,已成为呼吸道病毒检测的标准方法。

  首先会用这类技术筛查是否为已知或常见的肺炎病毒,上述病原实验室负责人说,“不到一天,能够判断出是否为十几种已知的肺炎病毒”。这其中,包括流感、禽流感、腺病毒、SARS等。

  如仍未鉴定出具体病毒种类,实验室负责人会委托检测公司,将标本与病原数据库内的基因信息进行比对,确定病毒的类别。

  上述方法需要预知病原序列,对未知病原和序列变异大的病原无能为力。“这些方式仍无法确定的话,会考虑是否为新发病原。需分离培养病毒,再用多种方法鉴定”。上述病原实验室负责人称。

  最终,专家组认为,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被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C 病毒根源仍在追查  

     只有知道病毒从哪里来,才能从源头上控制其的再度爆发。目前,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因溯源仍在进行中。一位接近专家组的学者告诉记者,目前,正在对华南海鲜市场内出现的野生动物进行检查,追查病毒来源。

  以SARS冠状病毒为例,从果子狸到蝙蝠,病毒的溯源过程并不容易,竟然用了2年多。2003年,研究者从6 只果子狸标本中分离到3 株SARS 样病毒,确认市场售卖的果子狸为感染SARS的直接原因。但直到两年后,SARS的原始宿主才被发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揭示,蝙蝠是“SARS样冠状病毒自然宿主”。

  尽管早在SARS、禽流感等爆发后,国内许多进行野生动物交易的市场已经受到限制或面临关闭,但买卖、食用野生动物的现象依然十分常见。

  在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此次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爆发地,“野味”就未曾完全禁止。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该市场西区六街角落有不少遗弃的兔子头及动物内脏,有摊位店主表示,市场里有数家经营野味的店铺,有野鸡、蛇等很多品种。

  此次武汉爆发的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再次提醒野生动物交易的危险。参与SARS病毒研究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家袁国勇在著名科学期刊《自然》的文章中提到,不应扰乱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也不应将野生动物带入市场进行流通买卖。

  在袁国勇看来,学会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对于“防止新发传染病的发生至关重要”。 据《财新》


  ●相关阅读

  中国已分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


  世界卫生组织12日宣布,已收到中国分享的从武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例中检测到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世卫组织还表示,不建议对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世卫组织在声明中说,12日已从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获得更多有关武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详细信息,包括从病例中检测到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这对其他国家开发特定诊断工具有重要意义。

  世卫组织说,关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已排除了一些可能,它不是流感、禽流感、腺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等呼吸道病原体。

  对于中国针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调查和在武汉实施的应对措施,世卫组织表示,其质量是能够保证的。

  根据目前已知信息,世卫组织不建议针对旅客采取任何具体的卫生措施,也不建议对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去年12月底以来,武汉确诊多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患者,患者主要是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经营及采购人员,目前该市场已休市。截至今年1月10日,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重症7例、死亡1例。世卫组织在声明中指出,死亡的1例患者有其他健康问题。

  世卫组织在声明中说,病例临床表现主要为发热,少数病例呼吸困难,胸片呈双肺浸润性病灶。目前除武汉外,其他地方还未报告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在目前的报告中,没有明确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易于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据新华社


  新型冠状病毒与舟山蝙蝠有关?

  武汉不明肺炎疫情发展近半个月,目前已初步判定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1月11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联同多家研究机构联合公布了其中一个武汉不明肺炎感染个案的基因排序。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微生物学系传染病学讲座教授袁国勇在香港记者会上表示,根据病毒基因图谱,此新型病毒与浙江省舟山蝙蝠的冠状病毒基因最接近。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向记者表示,基因图谱显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与舟山蝙蝠携带的病毒有12%的序列差异,并不能直接推测出舟山蝙蝠是传染源,接下来仍需要调查导致人类感染的动物源头是什么。

  据了解,1月12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11日0—24时,武汉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治愈出院4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截至目前,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已治愈出院6例,在治重症7例,死亡1例。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