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援黔医生张超 倒在回家过年的前一天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1月14日        版次:A01    作者:

  1月7日,他买好了回杭州的高铁票,跟同事高兴地说:要回家过年了。1月9日晚8时40分左右,他却突然倒下。1月10日凌晨,张超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3周岁。

  贵州省丹寨县,距离杭州1500多公里,去年才退出了贫困县的序列。这两个地方,因为帮扶工作的开展,有了更多的联系。

  张超,杭州滨江区浦沿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教(政)科科长,2018年10月、2019年5月、2020年1月,3次赴丹寨县兴仁镇中心卫生院挂职帮扶,挂职丹寨县兴仁镇中心卫生院副院长。每次来贵州,他都是主动申请的。

  他的突然去世,让丹寨兴仁镇当地的同事以及医治过的患者们悲痛不已!

  “想你,杭州来的医生”

  1月11日,记者来到丹寨县的这个小镇,找到了他曾经医治过的患者。

  他们说:“张医生突然这么走了,这个消息,我们至今没法接受。”

  兴仁镇居民杨再和(74岁)说,去年山上割草磕伤腿,一直好不了。“我听到大家说镇卫生院里头来了位好医生,就想找你来看看。没想到我痛了一年的腿,经过精心管护,一个多月就给我基本治好了。你当初跟我说,如果治不好,你负责。听到这句话,真的太高兴了,从来没有医生对我说过这句话。”

  “张医生,我的子宫保住了。”兴仁镇居民文凤菊(48岁)说,2018年,她得了子宫肌瘤。后来。文凤菊找张医生医治,吃了药,子宫肌瘤现在缩小很多了。“我真的很想再当面跟你说一句谢谢”。

  “你很细心,帮我处理这个伤口的时候,不嫌臭,也不嫌脏。”兴仁镇居民周群标(67岁)说,自己做过宫颈癌的手术,热疗的时候被烫伤了,小腹的伤口一直在流脓,周群标去过很多家医院,没医好。张医生不嫌臭,也不嫌脏帮忙处理。“去年2月底,你给我做了个微创手术,就在我小腹的位置开了一个小口子,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张医生就这么走了,太可惜了”。

  三次主动申请援黔

  1月11日下午,记者在丹寨县兴仁镇中心卫生院碰到了院长陈章见,“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失去了一位好帮手。”

  2018年,张超挂职期满,在回去的车上就跟陈章见说,“我会再申请过来的”,“听到这句话,我很高兴,我们这里太需要他这样的医生了。”

  张超第二年来的时候,就去兴仁镇的各个村里做了调研,他觉得村镇的医疗水平相差太大,就把村医、卫生员聚起来培训。现在,这些参加过培训的人,技术水平都上来了。

  以前,镇上的居民不管是大病小病,都要跑去大医院里头看,卫生院的医生都不太敢接比较严重的病患,现在,大家都有信心接诊高血压、心血管病的病人了。

  除了技术上的提高,还有一件事情让陈章见印象深刻,张超的这个建议,改变他们一直以来对待病人的态度。“以前,我们把病人当病人,只想着快点把他们的病治好,但没想过,怎么让他们愿意接受治疗。在农村,让病人来看病,也是一件难事。”

  张超没来丹寨之前,医生去病人家里走访,不知道要跟病人聊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跟家属沟通。张超把病人当朋友看,告诉病人平时要注意什么,这个病会有什么危害,会引起什么并发症,都一一讲清楚。在陈章见看来,这些话,都是能真正帮助到病人的话。

  张超是一个总是忙碌在临床一线的副院长,即使是周末。

  去丹寨时,医院给张超准备了一个办公室,但是他不要。他跟院里说,“我是搞临床的,要待在一线。”

  就这样,他在2楼的一个办公室里找了一张椅子,那就是他办公的地方了。

  张超还给医院带来的一个变化是,交接班要去病床前。

  “张老师让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医生。”大家在回忆张超生前故事的时候,兴仁镇城望村村医吴名英这样说。

  2018年,吴名英第一次参加张超组织的培训,她上台演示心肺复苏时,手忙脚乱的,陆陆续续做了3次。张超当时问她:这个样子,如果遇到了真的需要做心肺复苏的病人,该怎么办?就是这句话,吴名英一直记在心里,也是这句话,激励着她不断地提高医疗技术。

  她很想再当面跟张超说,“我做心肺复苏已经很上手了。”

  丹寨县副县长李彪和张超是老朋友了。

  在李彪眼里,张超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帮扶期间,张超给镇里卫生院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张超曾说,乡镇卫生院要树立好形象。这个好的形象,是老百姓的口碑,要让老百姓相信,这里的医生能给老百姓治好病,只需要有够硬的服务和医疗水平。这句话给了李彪思想上很大的冲击。

  近一年的帮扶,张超把杭州滨江的医联体经验带到了丹寨,让大医院的骨干医生,分批轮流地到乡镇卫生院去坐诊,让乡镇的医生,到县医院来顶岗、学习。

  李彪说,去年一年下来,兴仁镇卫生院的考核,在县里的7个乡镇医院里排进了前列,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

  “对病人好过家里人”

  张超走了,妻子虞慧华至今不敢相信。去年,虞慧华去丹寨看过张超。张超在丹寨的员工宿舍,客厅里只有一张沙发、办公桌,和一台冰箱。

  “克服克服就过去了。就是因为那边的条件不好,所以我过去,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每次虞慧华心疼张超时,他总这样和老婆说。

  张超去年再次申请去丹寨帮扶,虞慧华让他征求一下儿子的意见,儿子快高考了。懂事的儿子说,“爸爸,如果你在那边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你就去好了。我学习上的事情不用操心。”

  生前,张超常常跟老婆开玩笑,说对待病人,要跟家人一样。虞慧华说,“他这个人啊,对病人确实要好过家里人了。我们平时感冒发烧,他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熬熬就过去了,但是病人打电话来问,他态度好,还很重视。”

  虞慧华得知张超走了的消息,整个人都懵掉了。“我总觉得应该还能再见他最后一面吧,应该还能和他再说上最后几句话吧,但是都没有。”虞慧华说。

  虞慧华跟儿子说起爸爸的事情,16周岁的儿子一直在哭。张超的女儿还在上幼儿园,但小女儿一直记得张超跟她说的话,“爸爸回来会给你带小礼物”。

  在虞慧华眼里,张超是一个心胸宽广的男人,他总是说,我们的日子已经过得比别人好了,能伸手拉一把就拉一把。

  当天下午,记者还见到了和张超一起去丹寨帮扶的朋友,刘静,她是滨江钱塘实验小学赴丹寨支教的老师,和张超同一批。在刘静的印象里,张超不太爱说话,但真的很暖。“我们这些从滨江去丹寨帮扶的人只要一感冒,肯定都是他给我们治疗。”

  刘静在县里的学校支教,张超在兴仁镇的卫生院支医,这两个地方,要开40多分钟的车。周末,张超一有空,总是搭上卫生院护士长的车,来给这些在丹寨挂职的人烧饭。

  刘静很内疚,“嫂子都不舍得超哥在家里做家务。在丹寨,他却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我家里的电灯坏了、马桶堵了,都是他来帮我处理的,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们。” 据《都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