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下红手印,老父、姐弟齐上阵……

贵州湄潭 一家人的“抗疫”故事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2月14日        版次:A06    作者: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黔华

杜俊在村里的防疫卡点劝返群众

杜富佳在工作中

张庆、王春链穿行在街巷间

  

  ■核心提示

  2月11日晚,贵阳龙洞堡机场,337名贵州医护人员整装待发。

  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贵州省派出的第四批援鄂医疗队。贵州省委、省政府领导前往机场,为他们授旗、送行。

  同一时间,湄潭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站,杜富佳正利用片刻空闲,整理工作笔记。

  两周前,26岁的杜富佳以及在县城另一家医院工作的弟弟杜富民,分别向医院递交“请战书”,希望能奔赴抗“疫”的最前沿阵地,像哥哥杜富国一样,向着危险“逆行”。

  而他们的父亲则在后方,和值班的村民及志愿者一道,坚守在疫情的第一道防线。

  杜家的战“疫”故事,只是贵州医疗卫生战线的一个缩影:在看不见的敌人面前,打赢新冠肺炎阻击战,兢兢业业守“后方”的还有很多人。这些抗“疫”者中,有很多是“夫妻档”、“父子档”、“兄妹档”,只为了更多人的安全,不畏艰难,演绎着一个个最美的抗疫故事。

  A 姐弟两人 请战抗疫

  

  除夕夜,杜富佳和在另一家医院上班的弟弟杜富民都接到了单位电话,要求停止休假,返回岗位。

  返回医院后,他们开始接受新冠肺炎疫情的甄别、医护、防护等培训。

  随着春节返乡人流,新冠肺炎疫情向全国扩散,一场阻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全面打响。

  杜富佳所在的湄潭县人民医院,被列为贵州省108家接诊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医院组建了领导小组,从各科室抽调骨干人员,充实感染科。

  考虑到这个病毒传染性强,太危险,湄潭县人民医院党委明确:是共产党员、医院领导和干部的,最先上。

  但很多普通医生、护士,却联名向医院递交了摁着红手印的“请战书”。

  摁满红手印的“请战书”,从农历鼠年的第一天开始,在贵州医疗卫生系统,一份接着一份,一批接着一批。仅是地处武陵山区的道真县,就有500多位医护人员递交了“请战书”。

  即便是最基层的乡镇卫生院、城市社区医院,争当抗“疫”先锋队员的也是热情高涨。

  湄潭县人民医院院长张辉说,看着纸上一枚枚红手印,他不止一次差点落泪。

  “那是一颗颗热血澎湃、向往冲锋的心呐。”他说。

  1月27日,只是一名普通护士的杜富佳,郑重签名、用力摁下了红手印。

  “党员、干部能上,我是一名医护人员,同样能上,这是责任。”她说,哥哥当年递交上雷场的“请战书”时,也不是共产党员。

  富佳把这个事最先告诉了哥哥杜富国。得知妹妹递交“请战书”,杜富国说“你做得对”。而对于没有获得直接上一线的机会的弟弟,他鼓励他:做好本职工作,缓解一线压力,你同样是在抗“疫”。

  据悉,杜富民在湄潭县家礼医院ICU工作,是杜家的老三。

  

  B 肩负使命 逆行出征

  

  

  1月27日晚,贵州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135名医务人员,肩负使命,逆行出征;2月4日,第二批援鄂医疗队102名护理人员,在贵阳集结后,乘坐飞机赶往湖北省;2月9日,第三批281名医护人员集结出发。

  他们,被省委主要领导称作“新时代最美丽的‘逆行者’”。

  曾伦丽是湄潭县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也是医院第一个随援鄂医疗队派往湖北的。目前,她在武汉市的江汉方舱医院里,为病人发放药物、开展心理疏导,不分昼夜地开展工作。为了不耽误护理,同时也为了节约防护服等医疗资源,她不敢喝水、上厕所,还剪掉了头发。

  “保护好自己,就是战斗力。”她说。

  “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战斗力、增强战斗力”这句话,是贵州省委主要领导在为贵州省第四批援鄂医疗队送行时的叮嘱,它与之前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慰问信内容,温暖并激励着贵州援鄂医疗队的全体医务人员。

  同样,这些话也激励着杜富佳。已有10多天没回家看父母和哥哥的她,仍在急诊岗位上等待前方调遣。稍有空闲,她便去参加医院的培训,或是找从隔离病房区出来的老师。

  湄潭县人民医院,70多位医护人员分成若干个组,轮流进入隔离病房区。

  这个病房区里,收治了当地的发热病人。有的患者,被怀疑感染了新冠肺炎,正在接受医学观察。进入病房区的医护人员,16个人一个组,进去后,要工作一周,才能轮换出来。

  张辉说,这些同事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担心一不小心带出病菌,感染同事、家人和朋友,因而尽量减少与他人接触,甚至不回家。”他说,有的已快20天没回家了,就住在医院值班室。

  而杜富佳的两个“闺蜜姐姐”从隔离病房出来后也没回家,住进杜富佳姐弟在县城的小屋里,杜富佳则借机向有实战经验的“闺蜜姐姐”讨教。

  “或许就在明天,我就会接到奔赴湖北的命令。”她说,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增加知识和技能的积累。

    

  C 老父上阵 阻击疫情

  

  杜富佳和杜富民的决定,得到了父母的全力支持。

  如同当年送两个儿子参军、大儿子申请上雷场一样,杜家夫妇说,他们不希望自家孩子当逃兵。

  湄潭县兴隆镇太坪村,春节前从外省回来500多人,占全村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杜富佳的父亲杜俊是一名共产党员,也是村委委员。每天,杜俊都要与其他村干部,陪着村医,分头走访500多位从省外回村的乡亲,采集信息。

  “村医太辛苦,50多岁了,要为隔离者测体温,还要为村里其他人处理小毛病。”他说。

  有时,杜俊和妻子李合兰带着大儿子杜富国,拿上牛奶、水果等到村里的防疫卡点上,送给值班的村民和志愿者,跟他们聊天,舒缓压力。

  疫情之下,处处是前线,承压的又岂止是援鄂医疗队、工作在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

  张庆、王春链,是遵义市红花岗区北京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疫情暴发后,他们没休息过一天,每天都在城市的高楼与巷道间穿梭,不放过每一条可疑信息,每天步行的距离超过10公里。“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守住防线,堵住病毒传入社区的路径。”张庆说。

  外防输入,内防扩散,这是贵州省委对坚决阻击病毒传播蔓延的要求。任务更艰巨的村医和村口的值班人员,是落实这一要求、阻击疫情的“第一关口”。

  在看不见的敌人面前,打赢新冠肺炎阻击战,兢兢业业守“后方”的还有很多人。这些战“疫”者中,有很多是“夫妻档”、“父子档”、“兄妹档”,甚至一家三代齐上阵,他们,只为了更多人的安全,不畏艰难,演绎着一个个最美的抗疫故事。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