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斯卡揭晓 各项大奖显端倪

好莱坞真的变样了?

来源:贵阳晚报     2018年03月06日        版次:A14    作者:据<南方周末>

  《水形物语》导演手捧两座小金人

  《水形物语》海报

  北京时间2018年3月5日上午,第90届奥斯卡颁奖礼在美国杜比剧院举行,《水形物语》荣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最佳配乐四项大奖,成为颁奖礼上最大赢家。而它的劲敌《三块广告牌》则在表演类奖项收获颇多,拿下了最佳女主、最佳男配两项大奖,之前争议较大的原创剧本奖则被《逃出绝命镇》异军突起夺得。这一次,奥斯卡从学院的人员配置到提名名单上都出现了更多的有色人种与女性,同时,在对电影的喜好上也有所改变,从颁奖典礼上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女性、种族问题被不断提及。一起来看看,本届奥斯卡哪里变了。

  

  不再是白人男性做主导

  

  今年的奥斯卡提名名单创造了好几项纪录。譬如说终于有一位女性获得最佳摄影的提名。Rachel Morrison凭借《泥土之界》获得最佳摄影提名,成为奥斯卡第一位提名女性;终于有一个非裔美国人获得最佳改编剧本的提名。凭借《泥土之界》,电影导演兼编剧迪·里斯,成为首位获得改编剧本奖提名的非裔美国人;终于有一名变性人获得奥斯卡提名。获得最佳纪录片提名《强岛》的导演恩斯·福特,是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提名的变性人。

  除了这些“第一次”之外,今年奥斯卡获得提名的女性、有色人种也比过去两年都更多一些。

  譬如,有女性入围了最佳导演——凭借《伯德小姐》,34岁的格蕾塔·葛韦格获得了最佳导演的提名。而历史上,包括她,只有5名女性加入这一行列,获奖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拍《拆弹部队》的凯瑟琳·毕格罗。

  这次入围最佳导演的名单中还有一名黑人导演,而且是导演处女作就获得了提名,这个人是《逃出绝命镇》的导演乔丹·皮尔。和女性导演一样,之前获得导演提名的黑人也只有5位,而且还没有一个拿奖。

  从2015年爆发“Oscars So White”运动之后,可以明显看到今年奥斯卡变得更多元化。这个变化直接与参与奥斯卡投票的人员相关。

  大家知道,奥斯卡的入围和得奖名单都是由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MPAS)的成员投票选出的,这些成员是被认可的电影人,像中国导演冯小刚、章子怡、范冰冰都受到邀请,成为学院成员,有资格参与投票。但学院一直由白人男性主导,在2012年学院的5765名成员中,94%是白人,77%是男性。在2016、2017年,学院增加了1257名新成员,让女性组成比例上升到28%,有色人种比例上升到13%。

  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90年来,女性与黑人导演获得奥斯卡提名的人数分别只有5个。而这次格蕾塔·葛韦格和乔丹·皮尔,作为两名初出茅庐的边缘人物,能够入围就是一个重要信号。这意味着这些新来的奥斯卡学院成员,想要做出改变。一个60岁+的学院老成员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他对乔丹·皮尔导演的《逃出绝命镇》能够入围最佳影片很惊讶,在往年这类惊悚片很难有机会。而最终《逃出绝命镇》还拿下了最佳原创剧本,变革已经发生,让人期待。

  

  电影更私人、更自由

  

  今年入围的最佳影片口味非常多元。

  除了有走传统好莱坞路线的《华盛顿邮报》、《至暗时刻》、《敦刻尔克》,还有往年不受奥斯卡青睐的青春片《伯德小姐》、惊悚片《逃出绝命镇》以及不过就是讲述了一段简单夏日情事的爱情片《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这三部片子都是低成本片子,虽然最后都没有拿下最佳影片,但各自都获得了三个以上的提名,可以说明奥斯卡口味正在转变。

  首先是,传统路线的颁奖季影片越见失宠。今年斯皮尔伯格的《华盛顿邮报》是典型的老一派好莱坞风格,有影帝影后级别的演员,镜头画面也绝对漂亮,但早在颁奖礼前就已不被看好,今年也没有拿下什么奖项。相比起这种传统类型片,导演的个人化风格成为了今年奥斯卡的主流。

  拿下最佳女主、最佳男配角的《三块广告牌》深深烙印着英国鬼才导演马丁·麦克唐纳的黑色幽默风格;拿下最佳影片的《水形物语》也有着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本人鲜明的迷影色彩;而从始至终只用一台摄影机就完成了拍摄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则以风景清新又欲望四溢的简朴画面,打动了无数人;新人女性导演格蕾塔·葛韦格对女人情感细腻与诚实的叙事手法,在一众男导演中更是独树一帜。

  奥斯卡正在欢迎更多样、更不同的电影,这是好事。

  当然也有人担心,电影正在被政治绑架。理由是这些入围电影都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美国的社会议题,特别是在川普上台后,“电影被逼得就种族问题、LGBT、女性主义等时下热点做出政治正确的表态”。

  但实际上,除了《华盛顿邮报》是在川普获胜后开拍的,其他入围电影早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就已经在拍摄中了。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三块广告牌》、《水形物语》、《伯德小姐》的剧本更是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写了,根本无法预知去年下半年突然爆发的反性骚扰女权运动。这些电影没有被政治绑架,恰恰相反,它们就如文学、音乐一样,更灵敏地捕捉到人们生活中的情绪、改变和时代的痛点,先主动做出了反应。

  

  更多倾听女性声音

  

  《纽约时报》以《这一届奥斯卡属于强大的女性》来形容今年入围的奥斯卡女演员们。

  的确,今年入围最佳女主、最佳女配的角色,和以往有了一个很大的不同:她们大多不怎么讨人喜欢。

  拿下最佳女主角的《三块广告牌》里的米尔德(片中角色)自不必说,在影片里,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她强硬、毫不退让;拿下最佳女配角的《我,花样女王》里的拉沃娜(片中角色)同样不是好好说话的主儿,她满嘴粗口、从不会为自己的错误道歉。

  除了拿奖的这两位,其他入围的角色如《华盛顿邮报》中让看不起她的男人住口的出版人凯瑟琳,《伯德小姐》中一定要让女儿看清生活艰难的固执母亲,《我、花样女王》中被骂“没有教养”但生命力旺盛的花滑女王、《水形物语》中的黑人女清洁工,甚至包括《伯德小姐》中的女主,那个迷茫自私的高中女生,都有着一种在以往女性角色中少见的野蛮、凶狠与不屈服。

  并不是说以前获奖的女演员演技或者角色就没那么精彩,而是说,今年很清楚的是,奥斯卡想要听到女人们怒吼。

  此外,这次入围的8部最佳影片中,有四部都是以女性故事作为主题,包括拿下最佳影片的《水形物语》。

  再加上如今轰轰烈烈的Time is up反性骚扰运动,似乎女性的地位在好莱坞正在崛起。但,情况也并非那么乐观。

  在2016年的前100名票房最高的好莱坞电影中,有台词的角色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女性,在这100部电影里只有34部有女性作为主角或者重要角色之一,而且只有8个是45岁或以上。就像妮可·基德曼在去年拿下艾美奖时所说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旦女演员到了我这个年纪(她刚刚50岁),就没有多少好的角色可以选择了。”

  如今有越来越多属于成熟女人的好角色(今年最佳女配角入围者的平均年龄为55岁)、以女性作为主角的好电影涌现出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制片商发现,女性电影能挣钱、那些不那么讨人喜欢的女人角色也能吸引大量观众。

  最突出的例子当然是去年创下票房纪录、全球拿下8.2亿美金票房的《神奇女侠》,和以一群平均年龄40岁+的女人作为绝对女主、但收视和口碑都非常牛逼的电视剧《大谎小言》。

  这一市场风向的转变再加上如今越来越多强势的女性导演(如《神奇女侠》的导演派蒂·杰金斯)、女性制片人(《大谎小言》就是全女性制片人)的出现,更多好看的、以前没有看过的女性作品将会越来越多。

  总的来看,作为全球电影领军者的好莱坞的确在变得更开放、更多元,无论是电影人还是电影类型,都在发生变化,虽然步伐并没有那么快,但值得期待。

  不完全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水形物语》

  最佳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水形物语》

  最佳男主角:加里·奥德曼《至暗时刻》

  最佳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三块广告牌》

  最佳男配角:山姆·洛克威尔《三块广告牌》

  最佳女配角:艾丽森·詹尼 《我,托尼娅》

  最佳原创剧本:乔丹·皮尔《逃出绝命镇》

  最佳改编剧本:詹姆斯·伊沃里《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今年89岁的詹姆斯·伊沃里成为历史上年纪最大的得奖者,全场为他起立鼓掌。此前他曾3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导演,这是他第一次提名最佳改编剧本。)

  最佳动画长片:《寻梦环游记》

  最佳动画短片:《亲爱的篮球》(这是由科比主演的短片哦,也是由科比上台领奖)

  最佳原创歌曲:《寻梦环游记》

  据《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