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年前 我被他点名采访

来源:贵阳晚报     2018年10月31日        版次:A07    作者:■本报记者 陈问菩

  惊闻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17年前的一幕幕涌到眼前。

  2001年,我刚到《贵阳晚报》实习,有一天,看到记者部的几位老师们神秘兮兮又异常兴奋的样子,立刻围过去打探究竟。“金庸来了!”一位老师小声地在我耳边说。

  当时金庸正要出席首届中国贵阳国际围棋文化节,几位老师打听到消息后,准备去机场抢一手新闻,我跟着去了之后,确实把金庸逮了个正着,但是金庸却一言不发,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有人给他抬来一张凳子,他便像一尊雕像一样坐在机场大厅里。在这期间,金庸都没有跟记者们说过一句话,我们几个只能靠着他和他合影,后来才发现,那些合影里,金庸都是貌合神离的样子。

  一直跟着迎接金庸的队伍来到酒店,不知等了多久,金庸终于出现在酒店的会议厅,和他的夫人坐在近百名记者围成的圈中,气氛紧张又尴尬。

  终于,金庸开口了。他对所有的记者说,他很累,不想接受记者的采访。听到金庸这样说,大家都很灰心。

  正在这个时候,他却朝我站的方向指了过来,说:“我只接受这个小姑娘的采访。”

  其实我并没准备问题,一下子就懵了,感觉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我身上,同行的老师立即用胳膊拐了拐我,叫我赶快问一个问题。我还记得自己问了一个有点傻气的问题,就是为什么金庸的小说里面男性主角居多,女性主角几乎没有。

  金庸怎么回答的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问了问题之后,终于打开了金庸的话匣子,同行的老师乘机把他们准备的问题一一向金庸提出,完成了这次充满“速度与激情”的采访。

  后来每每翻开相册,看到我穿着一件10元钱的红T恤和金庸先生的合影,都会想起他点名要我采访他的那一刻,想起那个睿智又充满草根情怀的大师。 ■本报记者 陈问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