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饱得自家君莫管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04月17日        版次:A16    作者:遇书房

  遇书房

  老友小欧,以前出现在这专栏里过一次,那一篇的题目叫做《素不过三年》,文中写到,“好友某生,吃素三年,某日路过菜场,闻道扑鼻的炒脆哨香,再也把持不住,买了半斤回家,一气干掉,重归我们普通人的怀抱。至少对我来说,从此见面压力小多了,喝酒吃肉,泡茶解腻,岂不快哉?”

  时不时,小欧就会提到这事,说是我为他专门写过文章。

  开戒了好,上周在他家聚会,特意下厨烧菜,名为“四大皆空”,用他自己的话来解释,是宴客之前,百度了宜于红烧的前四名食材,分别是带皮五花肉、排骨、牛肉和猪脚,再配之以干豇豆、萝卜干、豆腐皮等等,加干辣椒、大料,不用水,只添黄酒,红烧成一大锅,非常入味软糯,搭一碗红米饭吃,过瘾之极。

  周末回爸妈家吃饭,也有一锅红烧肉,父亲刚自浙江老家上坟回来,带了当地的春笋若干,正好烹食,一大碗端上桌,须臾便尽,饭也多吃了半碗,香甜无限。

  我弄红烧肉,在朋友中也颇有名声,与黔式烧法不同,不用五香八角之类的大料,只加一块拍开的生姜,分层清晰的带皮五花肉洗净切大块,入水烧开,去除血沫。以上好酱油、黄酒、冰糖调好,烧开改文火,烧三小时,味道无有不好。至于添头,冬春则笋,其他季节则干笋,最为相宜。平生第一次做,是在朋友家里,起锅前半小时,提前煮好数枚鸡蛋,剥净同烧,捞出对切两瓣,稍浇红烧肉汁,另得一盘菜,一样受欢迎。

  为此曾写过打油诗,其中有句曰:“……食肉者鄙早知之,箪食瓢饮甘我腹;何耐口中鸟淡出,黄州副使减俸禄:居停宁无竹,每餐须有肉。我自快朵颐,饱食享口福。”

  所谓“黄州副使”,是指苏东坡,他因乌台诗案的牵连,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政治失意,生活困窘,每日度支限一百五十文,好在当地猪肉质优而价廉,他吃后痛赞,写下千古名句:“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唱和前贤,唐突之罪,还望恕我。

  想要岔开来说几句的是,在苏东坡的时代,猪肉远不如羊肉高贵,所以才会有所谓“价贱如泥土”的说法,有一个旁证,出自陆游的《老学庵笔记》卷八:“建炎以来,尚苏氏文章,学者翕然从之,而蜀士尤盛。亦有语曰: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

  如苏文不熟,不仅吃不上羊肉,连猪肉都煮不好。

  遇书房,男,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贵阳,大学本科,中文专业。曾在媒体工作十八年,现供职某文化机构。

  ·遇食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