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

来源:贵阳晚报     2019年11月14日        版次:A13    作者:

  邹欣芮

  北师大贵阳附中高三(12)班

  指导老师:毛永健

  乡村的孩子总能尽情遐想自己的生活,儿时的生活寄存在故乡里,随时可以自我慰藉。但倘若就因此认为,在城市生长的孩子里缺失了对故乡的认同,便是偏颇之言了。

  乡村孩子的故乡,举目可见明月,月华一泻而下,不经阻碍,磅礴而温柔。这些孩子辗转到了城市,望着星罗棋布的万家灯火,抬首无月,仅存几盏粗糙模仿月亮的昏黄路灯,感到惶惑局促起来,以为城市里没有月亮,所以怎么也不能算一个让人安睡的居处。但倘若你细细找找,便会发现,月亮卡在两栋高楼之间,同样安静而从容,那月亮受楼房钳制,被玻璃外墙切割得迤逦碎幻。又有谁会说城市是缺失月亮的地方呢?

  又有人说,现在的城市人太过可悲,竟将钢筋水泥的坟地认作故土。可是你看不见建筑森林中蓬勃的生气吗?从西向东望去,周道如砥,一望无际,容纳千万丰富的鸟兽游人在其间穿行;老城区层层叠叠展开的白色和灰色平台上晾着鲜艳或是黯淡褪色的床单、深红色的晒干辣椒,葱茏的鱼腥草或是洋葱大蒜在这里落脚,与住户一起呼吸着每个傍晚飘然而上的呛人菜香。在每个日出之前,你能听见每一个狭窄巷口里,看家狗的甜鼾;那些被深蓝色施工铁皮所保卫着的隐秘之地里,生成了黝黑皮肤与爽朗微笑背后,城市施工者们汗流狭背的皮肤皱纹。

  而你所见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向南再延伸几公里,这城市空间里还会出现河流与河水哺育的森林。从古至今,城市的最初定居者们自此而来,几经迁徙,方才有了今日城市的模样;那些远离他们故乡的人难以在城市找到认同感,殊不知他人的故乡也可以是故乡。当你迁居到我的故乡里来的那一刻,你便从一个漂泊无依的异乡者,成为了新生活的开拓者,自然因你我而被深刻改变。最初开疆拓土的先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子孙再难回归故里,然而人类就是这样,一程一程地往前赶,该逝去的终将要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