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跟风抢购 到“听钟南山的”(上)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5月12日        版次:A14    作者:

  2003年,市民在药店抢购板蓝根冲剂

  

  2003年新春,还差4天就是元宵节,一夜醒来的贵阳人,QQ上的弹窗、手机上的短信、邮箱里的电子邮件,都是亲朋好友发来的信息:赶快买板蓝根冲剂、白醋、折耳根、碘盐,这些东西可以防治广东来的传染病。

  那天,还没有“非典”一词。

  担心儿女贪睡懒觉,错过对信息的阅读,一些性急的老人,大早赶到儿女家敲门,或是直接打电话告知:“买板蓝根没有?可怕的传染病要传到贵阳了!”

  还睡意朦胧的贵阳人,难以想象这些“必备物资”和防治“非典”有啥必然联系。不过,街头药店、菜场小贩、路边小商店,全是跟风抢购板蓝根冲剂、白醋、折耳根、碘盐的人们。

  “非典”是什么病?没人说得清楚,倒是有人形象地比喻:要买到一包板蓝根,贵阳人从大十字开始排队,一直排到火车站。这个夸张的说法,一语刻划出2003年2月11日抢购风潮中的贵阳全景图。当天,贵阳市各级政府部门纷纷出动,辟谣言、稳物价,平息了这次抢购风波。

  随后的一个多月,全国打响阻击“非典”的战役。贵阳市和全国各地一样,全民动员,全员上阵,最终打赢了这场战役。《贵阳市人民万众一心阻击“非典”贵阳市无一例“非典”病例和疑似病例》——官方发布的2003年度贵阳市重大新闻中,这条新闻位居第二条。

  贵阳抗击“非典”,从跟风抢购板蓝根冲剂开始。防疫过程中,大家熟识了钟南山,随着了解增进,更熟识了钟南山在贵阳度过的少年时光。

  A

  2003年2月11日

  抢购风波

  2003年2月11日,星期二,农历正月十一。

  这天,春光明媚,整个贵阳还沉浸在新年的气氛中。谁也不曾料想,贵阳中华路、喷水池、小十字、紫林庵、都司路沿线的药店,在早上10点以前还没开门,门前却人头攒动。大家叽叽喳喳,说广东有一种传染病,马上要传到贵阳来,“老广”在当地已经抢购板蓝根、白醋,预防这种传染病。

  猝不及防的抢购场面,被新闻记者敏锐地捕捉到,在没有APP、微信、网络不发达的2003年,2月12日的《贵阳晚报》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报道,其中,贵阳市政府相关部门积极介入,2月13日,药店卖的板蓝根恢复到1.5元一包,各种谣言也被粉碎,市民的生活趋于平静,大家开开心心迎大年、过元宵。

  讲述人:鞠平,52岁,2003年2月在贵阳晚报担任热线记者,连续三天跟踪“板蓝根暴涨”事件

  ★抢购板蓝根

  

  17年前的2月11日,我值新闻热线的早班。早上8点半,我接到一个开药店的读者电话,说他的药店门口被五六十个中老年人围得水泄不通,读者说:“我又没欠债,只是有些供货商的款还没付,供货商不至于喊人围堵我的店。”药店老板担心,这些中老年人是他的竞争对手雇人所为,故意堵他的店门。因为他这个药店,比周边药店晚开两年,而他每日的收入,明显高于周边对手。

  我来到小十字的这家药店,看到药店门口聚集的人有四五十人,大家都在说,自己要买50、100包不等的板蓝根冲剂。他们听说我是记者,瞬间兴奋起来,七嘴八舌地说:“有一种像感冒一样的传染病,马上要传到贵阳。”我好奇,问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问消息的源头,所有人都说:“听朋友说的。”

  面对这个消息,它的来源在哪里?如果真有这种传染病,该怎样救治?买板蓝根的市民中,无一人说得出这种疾病的症状、危害,或者是医生对这种传染病的防治措施和建议,他们所有的认知,都是“听人说的,得这种病很快就会死掉,板蓝根是唯一的预防药物。”

  就在我准备对市民宁可信其有的说法进行求证时,随身携带的热线手机响起急促的铃声,所有的报料都是同一个话题:贵阳市民在抢购板蓝根冲剂,涉及的药店有都司路的福安康药店、紫林庵的芝林大药房、护国路的一树药店等,一些地方板蓝根冲剂的售价高于每包平时1.5元的售价,有的甚至高出二三十倍。

  从不断打来的报料电话中,我意识到抢购板蓝根已不再是一个普通的购买药品的事件,便立即向报社领导汇报这个情况,由报社领导向上一级部门报告。

  

  ★★“折耳根护体”

  

  大概10点10分左右,我来到都司路的福安康药店,这里已经打开店门营业,上百名市民把店堂挤得水泄不通,全部要买板蓝根冲剂。店里储备的两百多件板蓝根冲剂已经卖完。市民不相信,说这么短的时间,哪能全部卖完?“你们是在囤货,想卖高价!”有性急的市民大声呵斥营业员。

  药店的负责人在围堵和责骂中接受着我的采访,他几乎带着哭腔说:“真的全部卖完了,不信的话,你们向工商局举报我,查我的进货单,看看我有没有囤货。”

  负责人悄悄告诉我,说最近广东发生了一种肺炎,传染性强,大家都在传板蓝根冲剂可以有效治愈这种病。

  这时,有一名市民把我带到药店旁的僻静处,一脸神秘地告诉我:“菜场上开始抢购折耳根了!”他见我一脸懵样,说:“现在贵阳各家药店的板蓝根冲剂都卖完了,人们开始抢购有同样药效的折耳根。”

  这个50多岁的报料人,学习过中医,他向我解释:折耳根在中医药典中,适宜治疗肺部感染,尤其是肺结核、急性支气管炎咳嗽、吐黄脓痰、痰中带血等症状,广东发生的这种肺炎,正好适用折耳根来治疗。见我一脸不相信,报料人说,在北方,折耳根都是进中药房,当药用,只有在云贵川三地,是当菜吃。

  关于抢购折耳根的线索,我迅速展开采访,从都司路转弯来到文化路菜场,摊贩们反映,一大早就有人来收折耳根,说可以治病,也不知道可以治啥病。从采访事实到结合报料人的线索,我意识到折耳根在这天可能会遇到和板蓝根冲剂相同的命运,接着又马不停蹄赶到贵阳最大的菜场——新路口菜场进行调查。

  果然,新路口菜场的折耳根已经涨到5、6块钱一斤。摊贩说,这和平常卖7角钱一斤的折耳根的价钱相比,上涨了差不多10倍。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田坚 李强

  ★★★煮腊肉熬盐

  

  我才把折耳根涨价的问题向报社反馈,不断又有热线电话打来:贵阳在抢购碘盐!

  家住黄金路的市民游先生,把我带到他家,那场面简直让我惊呆:他家10来个平方米的瓦房里面,有一半的房间堆满碘盐,这是他把头桥、枣山路、威清路、客车站附近的30多家小商店的碘盐全部买完后的“战果”,总共有500多斤。

  如果说板蓝根冲剂、折耳根能够治肺炎等疾病,从中医理论上还说得过去,碘盐能干啥?游先生一脸神秘,说:“碘盐可以促进新陈代谢,维持人体能量,维持基本生命活动,可以预防广东来的传染病。”此前,我参加过一次关于健康食用碘盐等宣传,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每人每天的食盐摄入量是6克,游先生家囤放的500斤碘盐,要吃到什么时候?何况,人体过量摄入碘盐,会患上心血管疾病。

  中午12点30分,我还没从游先生家出来,又一个热线电话打来:市民买不到碘盐,在家中“煮腊肉熬盐”。

  电话是家住浣纱桥的梅女士打来的,我赶到她家时,她正在用一口大蒸锅,把家里的3块腊肉放进锅里煮,整个汤色黑黢黢的,上面漂浮着一层油。梅女士说,她是在中午12点听说板蓝根冲剂、碘盐可以防治从广东传来的传染病。不过,等到她去药店、商店购买时,得到的回答是这两种物资早已卖完。

  梅女士和邻居灵机一动,两个月前自己家做腊肉时,不是放了很多碘盐来腌制吗?参照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把盐化成水吸附在棉衣上的方法,把腊肉用水煮,从肉里面熬出盐来,再蒸发掉水分,盐不就过滤出来了?

  

  ★★★★政府出面 风波平息

  

  就在我奔波在采访路上的时候,抢购风波中引发的价格上涨,已经引起贵阳市各级部门的重视,药监、工商、物价、公安迅速介入这次事件,不过,从我和同事当天对这起事件的调查中,截至2003年2月11日中午,省、市医药公司和各大医院、药店的板蓝根冲剂,全部卖断货。

  当天,省市卫生部门发布消息:我省目前尚未接到“非典型肺炎”发病的报告,不过,省、市卫生部门正在加强对疫情的监测力度。

  贵阳机场反馈的信息——从2月11日上午起,不断有市民前来办理托运,托运的货物除了板蓝根冲剂,还有连花清瘟胶囊,目的地都是广州、深圳、上海等城市。

  2月13日,经历短暂的抢购风波后,制药企业加大对板蓝根冲剂的生产,政府部门加强监管,板蓝根冲剂价格回落,折耳根、碘盐在市场上也能正常买到,这场风波平息。

  我统计了一下,从2月11日上午8点半到12点半,我接到反映各种抢购风波的热线电话,有200多个,庞大的热线电话量,让我充满电的手机,在4个小时内电量耗尽。

  B新华社电稿

  

  “非典”袭来,抢购板蓝根的类似事件,在国内其他城市也有发生。就在贵阳发生抢购板蓝根风波的这天,新华社面向全国发出电稿《广东非典型肺炎病况基本控制 党中央国务院要求采取积极措施开展防治》:

  新华社北京2月11日电 据记者了解,近一时期广东省部分地区相继发生了以“高热、干咳、白细胞正常或偏低、肺部X线有片状浸润性阴影”为主要临床特征的非典型肺炎病例。截至2月9日,广东省共发生305例,死亡5人。病人发病急,发烧,畏寒,同时伴有头痛、关节和全身酸痛、乏力、干咳、少痰。该病具有一定的传染性,可近距离通过密切接触传播。但只要预防得当,不必恐慌。

  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对此非常关心,要求有关部门采取积极措施控制病情,卫生部已派专家组赴广东省协助开展防治工作。广东省委、省政府非常重视,组织卫生部门调集各方力量全力进行救治,确保病人得到有效的治疗。目前发病情况已基本稳定。

  ……

  C 谣言如何传进贵阳

  

  从谣言中接触“非典”这个病、这个词,是很多贵阳人对“非典”的第一印象。

  虽然贵阳抢购板蓝根的风波已经平息,但是,谣言的源头在哪里?谣言因何而起?谣言是否控制住了?因为,这个谣言在广东传播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2003年2月10日达到峰值,除了广东,贵州、海南、广西、福建、江西等地都受到谣言的影响。

  2003年2月11日,记者联系南方都市报,该报时任记者王雷、刘有才,已经连续一段时间在做《广东肺炎谣言始末》的调查报道,他们向记者披露了谣言出笼的经过。

  

  

  讲述人:王雷,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

  

  

  “‘非典’无药可医,一天就会死人”的谣言,发源地在广东河源市。

  我们的调查脉络显示:2002年12月15日,河源市紫金县有两个患者,不断咳嗽、发烧,怕冷、肺部有阴影,河源市人民医院怀疑他们感染不明细菌。后来,两名患者分别转入深圳福田医院和广州陆军总医院治疗。在河源接诊过他们的5名医务人员,相继出现和患者相同的症状。

  我们搜集到的最早的谣言版本是:河源遭受不明病毒袭击,已有1人死于此症,医护人员亦同时患上此病。

  谣言迅速传播的同时,传播者以讹传讹:给病人治病的医生和护士,有3人已经死了。这是现实版的“从‘吐鹅痰’变成‘吐天鹅’”的夸张、讹传。

  2003年1月2日,受谣言影响,河源市民在各家药店门口排队,跟风抢购抗病毒药品。当天,整个河源城的药店,抗病毒药品卖断。针对河源传出的谣言,河源市卫生局向我们介绍:转到广州、深圳两家医院治疗的两名患者,已经康复出院,并通过《河源晚报》发布消息。但是,事件的真相没人相信,谣言像几何级数一样扩张。

  “河源现象”,引起各级政府部门的关注。元月2日晚上,广州陆军总医院、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等医院的专家来到河源,对这几位医生护士进行会诊,初步诊断为非典型肺炎。

  就在河源紧急辟谣时,中山市出现12个“不明原因性肺炎”病人,其中有3人因为呼吸衰竭用了呼吸机。1月中旬,广州军区总医院呼吸科也收治了一名中山患者,其症状与此前曾引起河源人狂购罗红霉素的非典型肺炎的病例相似。由于对这种病缺乏了解,医务人员并没有及时防护,中山市一家医院有七八名工作人员被传染。

  1月16日,中山市“肺炎流行”的谣言蔓延开来,市民纷纷到当地药店购药,用于防治,有的人一买就是几十盒罗红霉素。这种行为,再次让谣言愈演愈烈。

  2月初起,传染病谣言开始在广州传播,口径是:春节期间从顺德、中山向广州传进一种怪病,首发症状是发热,胸片呈肺炎性病变,潜伏期很短,一天就发病,很快会发展成呼吸衰竭,该病现在并无药物医治,已经造成多名病人死亡。最令人可怕的则是这种病的传播途径,只需和病人打个照面,或者是同乘了一辆公交车都可能被传染。

  谣言描绘得有鼻子有眼睛:一家医院有十几个接触过“非典”病人的医护人员全被传染,上午得病,下午透视显示肺部全是白点,晚上抢救无效死亡。这些消息,成为人们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向外传播的内容。

  在这些信息之下,亲朋好友之间互相通知,通过电话、手机、短信、网络等工具传播,还有人盗用卫生局、公安局名义发送短信,“郑重宣布”广州市发现不明病毒,无药可治。谣言从广州市向深圳、珠海、东莞等珠三角其他地区蔓延,随后又向海南、福建、江西、广西、香港等邻近地方传播,其他省市也有传闻。

  2月9日,卫生部派专家飞抵广州协助调查病因。2月10日,谣言传播达到顶峰。也正是这天,在广东的贵州籍人员,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把这个谣言传回贵阳。

  2月11日上午10点,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广州市卫生局局长黄炯烈对广州地区发生非典型肺炎病例的情况向传媒作了通报,进行辟谣。当天,佛山、珠海等地也先后召开类似的情况通报会。

  (未完待续,请关注明日贵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