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忆37年前在全省报纸工作经验交流会上的一次发言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5月26日        版次:A12    作者:

  追忆37年前在全省报纸工作经验交流会上的一次发言

李敏克


  1984年4月20日,贵州省报纸工作经验交流会在都匀召开。会前,我受报社委派,要求我代表本报在会上发言。当时主持报社总编室工作的我,赶写出一篇《浅谈晚报的指导性和可读性》的发言稿。

  当时我们报纸是四开小报,不能有更多篇幅去登载大块文章,因此只有另辟蹊径,用小事来阐明大道理的方法去做文章。如在头版头条曾发表一篇《从抱“金娃娃”到抱小娃娃》的人物通讯,报道了原是个体运输专业户的潘素芬,为了办好本村幼儿园毅然放弃富裕日子,干每月只收入40元的保育员工作。通讯同时配发了《“傻”的可爱》的小言论,就实论虚地指出在我国社会发生巨大变化的同时,许多勤劳致富的农民,思想观念、精神状态也发生深刻的变化。

  晚报采用的稿子短是毫无疑问的,但也要求“精”,包含了精神实质的精、精华的精、精彩的精、精炼的精。比如我们采写的会议报道,不是直接报道会议,而是写会议实质的东西;在介绍某一项工作经验时,不作泛泛介绍,而只是报道其精华部分。我们在采用新华社电稿时,一般都不全文照转,而是根据需要编得精炼,甚至在标题制作上也力求精彩些。

  “杂”是晚报的主要特色与共性,只有杂,才能满足不同层次读者的需要。因此在创刊之初,报纸就设立数百个不同的栏目。我们以为不仅要杂,而且还要在杂中争广,即知识面要广。如三、四版设有《银河》和《华灯》副刊,在这两个副刊版中,又分别辟有《漫画》专版及《科技之窗》等专版。

  晚报对稿子的要求是软中有硬。软的意思,就是把文章写得生动活泼、写得亲切自然。然而软并不是一软到底,而是软中有硬。这里所说的“硬”,是指思想性、原则性、政策性,或者干脆就叫指导性。比如我们天天发表小言论,一版的《金筑论坛》、二版的《大家谈》、三版的《黔灵夜话》等专栏,它们虽然不是每天见报,但基本保证每天有两三篇小言论。它们都是每题讲一个道理,短而生动,循循善诱,从不板起脸孔讲话。

  晚报自然比日报出版得晚,而且是晚上送到读者的家里,在灯下阅读的报纸。然而这里说的“晚”并不是绝对的,相反晚中还可以出新,而且只有晚中出新才能吸引读者。就日报而言,基本上是在凌晨4时左右就要截稿了,此后新华社发的电讯稿就成为日报所无、晚报所独有的最新消息了。在这个意义上讲,日报自然无法当天见报了,而晚报一般可在上午10时前截稿,只要抓得紧也可以抢先见报,这是晚报的另一个优越条件。这样做办报人员当然要辛苦一些,但新闻新闻,我们就要以传播新闻为己任,这就是乐在其中了。如一版增设的“今日最后消息”和“今晨电讯”等栏目,都是为晚中出新而做出的努力。

  这次经验交流会结束后,省新闻协会和新闻学会把会上的发言稿结集出版,下发给省内各报交流。没想到后来新华通讯社竟把拙稿收入21世纪大型文集《走向新世纪(1)》一书中,给我发来获一等奖的奖状;此文同时还获全国新时期人文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