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大十字游泳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05月26日        版次:A12    作者:

  在大十字游泳

刘凯


  平生好游泳,自诩亮点不少,尤其难忘的有两次:一次是在南极的冰海里,还有一次是在大十字——没错,平素车水马龙、行人如织的大十字。

  那是1996年7月2日凌晨,百年不遇的洪水突袭贵阳。拂晓时分,睡梦中的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时任副总编管远祚告诉我“发大水了”,要我马上安排记者采访。当时,我住在省府西路报社宿舍四楼,赶紧往窗下看,朦胧中只见黄汤浊流涌动,水势果然惊人,便一一给记者拨电话,请他们就近了解水情,采访抗洪救灾情况。电话打完,还不到7点钟,我就一身短打,赤着脚冲下楼。

  来到大门外,不禁倒抽一口冷气:水深没腰,流速大得吓人,大大小小的汽车,被冲得七仰八翻,有辆中巴居然被冲到另一辆中巴的顶部趴着……从水的流向判断,贯城河畔河东路应是重灾区,我决定赶到那里采访。可是省府西路与河东路的交会处,水流湍急,一挨边就会被激流卷走。路边楼上有人看见我,急得大呼“危险”,叫我再也不可前行。

  奈何?我拿定主意,绕道中华中路、中山西路,从另一头进河东路。行至距大十字还有五六十米时,水已齐胸,举目四望,觉得整个贵阳城如同浮在水面上,人迹罕见。涉水太慢,为了尽快赶到河东路,自恃曾只身横渡长江,水性差不到哪里去,我索性和衣游泳前行。游过大十字,进入中山西路,我不敢造次了——那来自东、北、南三面的洪水,汇成滚滚激流,汹涌澎湃,直扑贯城河——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裹入中流,冲到贯城河盖板下,后果不堪设想。我拿出十二分小心,尽量傍着路边的建筑物(当时还没有建大十字广场)往西游。

  游到市公安局大门外,又犯难了,从公安局大院涌出的大水在门口已成难以逾越的急流。情急之下,我游进不见人影的公安局大院,绕过洪流终于游到河东路,现场采访了在危房中抢险的公安干警、武警官兵。

  带着一身泥水和满腔激情回到报社,写完稿,才感到有些后怕。十多位记者陆续回来了,男男女女,几乎都遭遇余悸难平的经历。

  二十四年过去了,贵阳的泄洪抗洪能力早已大为增强。曾在大十字游泳的采访经历,成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有位资深记者说过,一个称职的记者,应当想方没法排除艰难险阻,去获取想采访的东西,如果对方大门紧闭,就从后门进去;后门也进不去,翻窗子爬阳台也要进入。

  可以自豪地说,那个夏日的清晨,面对滔滔洪水,我和我的同事们,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