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明诗话》专栏之二十四

贺兰未灭空遗恨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10月18日        版次:A08    作者:赵永刚

  

  明朝初年,贵州设置了四个宣慰使,分别是安氏、宋氏、田氏和杨氏,都是贵州地方上的豪族。洪武五年(1372),宋氏土司宋钦被封为怀远将军、贵州宣慰使,子孙世袭。正德年间,宋氏袭任宣慰使的是宋然。这宋然贪婪残忍,荒淫无度,他所统辖的陈湖等十二码头百姓深受其害,民命不堪,故此激起民变。百姓拥戴阿朵为首领,聚众两万余人,攻陷城堡村寨,袭击宋然老巢大羊场,宋然惨败,率领残部突围,仓皇逃命去了。

  随着事态的发展,这次民变失去了控制,已经不是反抗暴虐的宣慰使宋然那么简单了,阿朵自立为王,公然对抗明朝政府,民变演变成了叛乱。贵州总督三番五次命令宣慰使安贵荣出兵平叛,可是安贵荣却总是借故拖延,假托生病,迟迟不肯出兵。实在拖延不起了,安贵荣才勉强应付差事,表面上是为了平叛,实际上并没有尽力厮杀,倒是借机抢夺百姓财物,甚至杀戮百姓冒充叛匪邀功,搞得民怨沸腾,百姓对安贵荣恨之入骨。

  王阳明贬谪之地龙场正处于战火腹地,眼见局势危急,王阳明再次致函安贵荣,迫使安贵荣出兵。王阳明首先点明安贵荣按兵不动的原因所在,王阳明在信中说百姓传言阿贾、阿札背叛宋然,是出于使君指使。阿贾等自己也对人说过,使君曾经赏赐给他氈刀、弓弩,这虽然是使君无心之举,可是却贻人口实,难免会被人认为使君是给阿贾等叛匪提供谋反之资。王阳明洞悉人心,这一番话击中了安贵荣的要害。安贵荣有意拉拢阿贾等头领,利用宋然残暴虐民的时机,教唆阿贾等背叛宋然。宋氏部落内部叛乱爆发之后,安贵荣立刻上奏朝廷,安贵荣希望朝廷命令他专职负责安抚叛匪,不愿意让贵州督抚插手介入,安贵荣此举意在独享平叛之功,乘势吞并宋然所辖疆域。

  朝廷应该也察觉了安贵荣的野心,遂命平叛之事由贵州督抚全权负责,统一指挥,安贵荣从旁协助,听候调遣。如此一来,安贵荣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即使平叛成功,安贵荣也不是首功之人,他自然不肯牺牲兵力,消耗自我,故此借故拖延,称病不出。

  王阳明提醒安贵荣必须出兵平叛,一来是守土有责,平叛乃是职责所在。更为重要的是,安贵荣若是出兵,就表明对朝廷是忠贞不二,至于教唆阿贾等叛乱的传言也可以不攻自破。反之,若是坚卧不出,朝廷就会坐实安贵荣教唆之罪,随之朝廷就会以谋逆罪制裁安贵荣。

  王阳明把问题的严重性明白剖析给安贵荣看,可是安贵荣既然敢于教唆阿贾等叛乱,就已经怀有不臣之心,兼并宋然疆域之后,安贵荣下一步的计划肯定是谋逆,所以王阳明以朝廷降罪威慑安贵荣,未必能奏效。

  因此,我们不难发现,王阳明致函安贵荣的用意也有两个,其一是劝说安贵荣出兵,尽快平息叛乱,救民于战火,恢复当地和平;其二是讲明利害,迫使安贵荣放弃谋逆之举,老老实实为官。

  王阳明假借他人之口,说出了安贵荣内心最为真实隐秘的想法。安贵荣不出兵的理由是:宋然的萧墙之祸,是宋氏内部事宜,与安氏何干?况且安氏拥兵四十八万,地连千余里,安氏有地理优势,所辖之地,飞鸟难以逾越,猿猴难以攀爬,纵使安氏不发一兵一卒,朝廷能耐我何?

  这确实是安贵荣的真实想法,王阳明对安贵荣说,此等言论已开始慢慢传播,不知道贵州督抚是否已经有所耳闻,如果使君还是称病不出,安氏之祸,已是迫在眉睫了。

  王阳明说,使君与宋然共同守土,出现叛乱,使君与宋然同担其责,岂能将责任单独推诿给宋然?至于拥兵自重,夜郎自大,更是不可。地方千里,土地面积还比不上中原地区的一个较大的郡。四十八万兵力,不如中原地区的一个都司兵力多。至于山高林密等自然优势,与安氏相同者,何止百个?且不说他省,权且以贵州为例,播州有杨爱,恺黎有杨友,酉阳、保靖有彭世麒等土司,如果使君不臣之言被朝廷知晓,朝廷一纸文书下来,命令杨爱诸人围剿使君,朝廷承诺功成之后,平分安氏辖地,杨爱诸土司贪恋安氏土地财富,自然会拼劲全力围攻安氏,如此一来,安氏不复存在矣。况且安氏土司之长,宣慰使之职,本该是安氏四十八支轮流世袭,现在使君一支已经独享了三代,其他分支不敢与使君一支抗争,无非是因为朝廷宠信使君这一支。其他分支觊觎之心未曾一刻停息,若是有机可乘,哪个不想取而代之?因此,使君不臣之言若是传播于外,安氏外有杨爱诸土司作渔人之计,内有其他分支萧墙之忧,内外交困,祸未可测也。

  想来安贵荣读到此处,早已是如梦初醒,惊慌不已,汗流浃背。王阳明在信末,义正言辞地指出,“使君宜速出军,平定反侧,破众谗之口,息多端之议,弭方兴之变,绝难测之祸,既往之愆,要将来之福”。这一段文字气势逼人,利害分明,不容安贵荣再有迟疑。

  在王阳明的警示弹压之下,安贵荣果断出兵平定叛乱,而且再也不敢有谋逆之心,正如郭子章《黔记》所言,“终贵荣之世,不敢跋扈者,公之功也”。

  在整个平叛过程中,王阳明虽然官位卑微,却本着爱国救民之良知,耗费心神,努力协调各方矛盾。安贵荣被说服之后,王阳明又协调贵州官场的争斗,毕竟这种内斗会贻误战机,危害甚大。相对于土司叛乱而言,官场内斗,更让王阳明寒心。

  王阳明在贵阳游说督抚期间,专程到南霁云祠拜谒。王阳明遥想南霁云的悲惨遭遇,愤懑不已,以《南霁云祠》一诗遣怀,其诗曰:

  死矣中丞莫谩疑,孤城援绝久知危。

  贺兰未灭空遗恨,南八如生定有为。

  风雨长廊嘶铁马,松杉阴雾卷灵旗。

  英魂千载知何处,岁岁边人赛旅祠。

  南霁云祠也叫忠烈庙或忠烈宫,在今贵州贵阳市区,始建于明洪武年间,王宪《请忠烈庙南公祀典疏略》曰:“贵州城中旧有忠烈庙,祀唐忠臣南霁云。洪武初,都指挥程暹建,至今军民皆称其神灵。每岁,春首风狂,境内常有火灾及水旱、疾疫、虫虎、寇盗,虔祷于神,其应若响。”据此可知,忠烈庙祭祀的是唐代忠臣南霁云,除了历史真实之外,百姓又在南霁云身上附会了很多神迹,把南霁云当作神灵供奉。

  该诗首联讲述南霁云追随张巡之事。中丞指的是唐代忠义之臣张巡,至德二载(757),因守睢阳有功,有诏拜张巡御史中丞。据《新唐书·南霁云传》记载,南霁云是今河南濮阳人,出身寒微。安禄山谋反,巨野县尉张沼起兵讨伐叛贼,拔南霁云为将。尚衡在汴州与叛贼李廷望交战时,任命南霁云为先锋。之后尚衡派遣南霁云至睢阳与张巡谋划事情,事毕之后,南霁云对同行者说:“张巡坦诚待人,忠勇无双,这才是我应该追随的将领。”同行者返回汴州,南霁云却坚持留在睢阳追随张巡。张巡反复劝说南霁云返回,尚衡也曾派人带着金帛迎接,南霁云都没有动摇。

  首联出句“死矣中丞莫漫疑”,意谓睢阳城陷之后,张巡殉城乃是情理之必然。对句“孤城援绝久知危”,意谓睢阳兵尽援绝,被攻陷乃是迟早之事,南霁云却舍弃较为安全的汴州,选择留在死地睢阳,无非是胸有忠义之气,又被张巡人格所感召,立下了舍生取义的悲壮志向。

  颔联意谓南霁云未能手刃贺兰进明,实在是千古憾恨之事,若是南霁云不死,还会建立更大的功勋。据《新唐书·张巡传》记载,张巡派遣南霁云杀出重围,向驻军临淮的御史大夫、节度使贺兰进明求援,贺兰进明却说:“睢阳肯定是守不住的,我即使出兵,也于事无补。”贺兰进明拒不出兵救援,眼见得求援无果,离开临淮时,南霁云怒不可遏,回身一箭,射在佛寺的砖墙上,愤愤不平地说:“待我解了睢阳之围,挥师临淮,一定灭了贺兰进明。留箭在此,以作誓言。”遗憾的是,睢阳最终沦陷,张巡、南霁云等被俘,叛军劝降无果,惨遭杀戮。《新唐书·张巡传》曰:“又降霁云,未应,(张)巡呼曰:‘南八,男儿死尔,不可为不义屈。’霁云笑曰:‘欲将有为也,公知我者,敢不死!’亦不肯降,乃与姚誾、雷万春等三十六人遇害。”

  其实贺兰进明拒绝救援睢阳,倒不是对张巡、南霁云不同情,而是另有隐情。至于王阳明借用南霁云之典故,自然也是有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其真正指向为何,待下期《屡经多难解安心》。 赵永刚

  王阳明龙场悟道是贵州学术发展史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国学术发展史的巨大转折。阳明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弘扬阳明文化既有深远的学术价值,也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目前阳明文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哲学领域,对于阳明彪炳千秋的历史贡献与文学成就之研究尚显薄弱。有鉴于此,本报特邀赵永刚博士开设王阳明诗话专栏,以王阳明诗歌为中心,采用诗史互证、诗思互鉴的研究方法,呈现王阳明丰富多彩的心灵世界,叙写王阳明波谲云诡的传奇人生,论述王阳明超凡入圣的心学智慧。

  专栏作者简介

  赵永刚,文学博士,现为贵州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中文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学术兼职有贵州省《红楼梦》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儒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华诗教学会理事、北京曹雪芹学会理事等。

  出版学术专著《王阳明年谱辑存》、《中国古代文学传习录》、《清代文学文献学论稿》、《杭世骏年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