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年汪曾祺”系列活动昨日拉开序幕,首场讲座爆满——

贵阳孔学堂汇聚500观众 听汪曾祺子女聊“老头儿”

来源:贵阳晚报     2020年11月22日        版次:A08    作者: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陈问菩 实习记者 杨雪梅

 

汪曾祺先生子女向孔学堂捐赠《拾读汪曾祺》《宁作我》两本书

“子女眼中的汪曾祺”对谈讲座现场

 

 汪曾祺女儿汪朝

汪曾祺长子汪朗

 

汪老部分画作


  11月21日,贵阳孔学堂举办的“百年汪曾祺”系列活动正式拉开序幕。这一天,孔学堂举行“子女眼中的汪曾祺”对谈讲座,汪朗、汪朝讲述了他们眼中的“老头儿”。下午,溪山翰迹·“百年汪曾祺”公益展也正式开展。

  今年是汪曾祺先生诞辰100周年,孔学堂举办“百年汪曾祺”系列活动纪念这位杰出的文学家。据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党委委员、副主任周之江介绍,此次活动之所以落地贵阳,其实有一个渊源。一年前,也就是2019年的12月份,一位中国社科院的博士曾在孔学堂做讲座,当时他提到,2020年正好是汪曾祺老先生诞辰100周年,希望能做一场纪念汪曾祺的活动。今年8月,周之江专程去了一趟高邮,跟汪曾祺的长子汪朗先生见面并聊及此事,两人相谈甚欢,很快就愉快地做了这个决定。

  “汪曾祺先生在现当代文学史上的地位颇高,在我的眼中,他是现当代最好的散文家、短篇小说家。汪曾祺先生喜欢酒喜欢烟,但和贵州的缘分却不是很深,这是颇为遗憾的事情,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能把这个缘分续上。”周之江说。

  “百年汪曾祺”系列活动共分为5个部分,其中包括已经举办的“子女眼中的汪曾祺”对谈讲座;溪山翰迹·“百年汪曾祺”公益展览开幕式;“思想近儒家的汪曾祺”对谈讲座;“三人谈:不一样的汪曾祺”讲座;“老头儿汪曾祺”分享会。

  “子女眼中的汪曾祺”对谈讲座座无虚席,到场观众超过500人,汪曾祺在贵阳的“群众基础”可见一斑。就连汪曾祺的长子汪朗都忍不住感慨:“贵阳人很热忱!”

  汪曾祺为何有如此大的号召力?其实沈从文就曾夸赞过汪曾祺,称其“大器晚成”,“比几个大师都还认真而且有深度”。在稿酬象征作家地位的年代,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曾向汪曾祺约稿,并于1963年1月出版了4万字的小说集《羊舍的夜晚》,当时出版社给的稿酬是千字22元,与郭沫若、老舍齐肩。

  据悉,“思想近儒家的汪曾祺”对谈讲座将于11月22日上午举行,作为“汪迷”的几位嘉宾将现场讲述他们与汪曾祺的故事。他们当中包括知名作家王树兴、中原出版传媒集团公司资深编辑李建新、著名散文家苏北、著名作家龙冬等,现场还将签送《宁作我:汪曾祺文学自传》《拾读汪曾祺》等书籍。

  当天下午还将同时分场举行两场文化讲座——“三人谈:不一样的汪曾祺”讲座,这场讲座将由贵州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戴冰主持;“老头儿汪曾祺”分享会在也闲书店进行,汪曾祺的子女汪朗和汪朝以及著名散文家苏北、著名作家龙冬将到场与读者分享。


子女回忆父亲汪曾祺——

  作家里的好厨子

  晚年浅尝折耳根


  汪曾祺的长子汪朗、女儿汪朝在现场讲述自己的父亲。原来很多人心目当中的“生活家”汪曾祺,自始至终都有一个“有趣的灵魂”。

  还有观众提起,读过汪曾祺先生的《端午的鸭蛋》和《受戒》。汪曾祺先生在生活中是一个怎样的人?是否如作品里面那么闲淡,还是老顽童类型?


  为下馆子,月底借钱度日


  “小时候,‘老头儿’经常带我们去吃好吃的。”

  汪朗说,上世纪60年代初,“老头儿”的工资是100块钱,母亲的工资是120块钱,基本上都花在了饭馆里。“晚上父母不做饭,都上街去吃,两三块钱够全家吃一顿。结果经常一到月底家里就没钱了。我妈就说去找她的同事借10块钱。她嫌丢人,都是连掐带打地叫我和妹妹去借。”

  汪朝说,就算家里要做饭也是“老头儿”做,还一点不马虎,擅长厨艺的动力是他好吃,而且他是追求完美的人,吃饭也一样。

  “我没有继承到‘老头儿’的文学天分,但在吃吃喝喝的方面继承得稳稳当当的。”在长子汪朗的眼中,父亲是作家里的好厨子,他首先是作家,然后才是厨子,这一点是他不同于大部分“吃货”的地方。


  虽然好酒,但写作时滴酒不沾


  除了喜欢吃,汪曾祺生活中还离不开酒,但写作的时候却滴酒不沾。

  “‘老头儿’每天喝酒,但总是自己喝烂酒,给客人喝好酒,还让客人带走。”汪朗说,“‘老头儿’在厨房放着一瓶白酒,经常做着饭就喝一口,我家闺女看见了就大喊‘爷爷偷喝酒了’,他连忙说‘料酒料酒,我做菜呢。’”


  喜欢和年轻人交朋友


  在汪朗的记忆里,“老头儿”其实不太爱交朋友,或者说交朋友有选择性,他更愿意和年轻人交朋友。

  散文家苏北就是汪曾祺的“忘年交”。苏北曾追星族般手抄了4个笔记本的汪曾祺的小说《晚饭花集》并邮寄给汪先生,后来他上鲁迅文学院时,有一次遇见汪先生在上厕所,就将汪先生堵在厕所,问他笔记本是否收到,借机将汪先生拉到宿舍,从此开始了与汪先生的交往。

  汪朝说,还有一位山西矿工也是疯狂“汪迷”,他经常跑到家里来要拜师学艺,“老头儿”禁不住软磨硬泡指点了几次,后来觉得他写的东西实在没有什么突破,就跟这个矿工说,出去后不要说是他的学生。“这个人特别执着,现在都还跟我们有联系。”


  忌惮折耳根,多年以后敢吃了


  在很多读者的眼中,汪曾祺是个吃货,却对贵州人最喜欢的折耳根退避三舍。但汪朗说,1992年他来贵州出差,在毕节看见当地人吃折耳根,跟老乡买了一些带回家,做成菜后汪曾祺尝了一点,似乎已经可以接受折耳根的味道了。

  最后,汪朗说:“我参加这场活动有三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贵阳有孔学堂这么一个有特点的文化机构;二是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的人来现场,我很感动;三是没想到听众能够提出那么有深度的问题,这证明他们还是看了不少‘老头儿’的作品。”


  70余幅书画作品

  让“汪迷”一饱眼福

  这批书画是在国内的第二次展出


  昨日,溪山翰迹·“百年汪曾祺”公益展正式开展,70余幅汪曾祺书画原作首次亮相贵阳。

  据汪曾祺长子汪朗介绍,这一批书画只在汪曾祺的老家高邮展出过一次,贵阳这次是在国内的第二次亮相。展出的物品除了汪曾祺书画原作,还有书信手稿和部分著作,难得一见。

  “‘老头儿’不是专业书画家,平时画着玩,属于文人画类型。但是他的画有一种特有的气质,比较随性率真,而且诗画一体,特别是题画的用语很有意思。”汪朗说。

  汪曾祺先生曾自述:“我父亲是画家,年轻时画过工笔画,中年后画写意花卉。他没有教过我,只是在他作画时我爱在旁边看,给他抻抻纸”。

  受父亲影响,汪曾祺一度想当画家,甚至曾打算考当时在昆明的杭州美专。晚年文名满天下,他仍以涂抹自娱,“用笔、墨、颜色来抒写胸怀,更为直接,也更快乐”。

  “我很喜欢汪曾祺先生的画,特别是看到他的原作之后非常激动,从这些作品里可以看到汪曾祺先生是一个对生活充满赤诚,特别有温情的人。”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党委委员、副主任周之江说。

  贵州民族大学知名教授韩亚明曾在汪曾祺的书上看过插图,这一次还是首次看到原作。“汪曾祺的画非常真性情,平淡天真,没有故弄玄虚的东西,也不带个人目的或炫耀,只是一种自然流露。”

  据悉,在贵阳孔学堂举行的溪山翰迹·“百年汪曾祺”公益展将展出15天,于12月5日闭展。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陈问菩 实习记者 杨雪梅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