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减”下的周末时光

来源:贵阳晚报     2021年09月15日        版次:A05    作者:

  孩子们周末在书店看书 田野 摄

  王婧老师接受采访 郑宇潇 摄

  周末,孩子们和家长一起打球 田野 摄

 

  “叮铃铃”“叮铃铃”……

  9月11日,周六,早上7点,涂一淳被闹钟“喊”醒,她随意洗了一把脸,迅速穿上运动服,抓起羽毛球拍就往外跑,她跟小伙伴约好了早上一起打羽毛球。这个13岁的阳光少女,是贵阳市第一实验中学的八年级学生,自打升初中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周末这么轻松过,以前的周末,都是在各种培训班中“磨”。

  涂一淳在小区和小伙伴打了半个小时羽毛球后,又跟着爸妈一起绕着小区慢跑了几圈。回到家,是早上8点30分,涂一淳冲了个澡,感觉一身舒爽,然后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起早餐,中午再去看外公外婆。

  “外婆家的小区里有许多小伙伴陪我跳绳、做游戏,也有很多好吃的,以前一个月才能去玩一次,现在每周都可以去,特别棒!”涂一淳兴奋地说道。

  同样在这一天,贵阳市实验小学四年级的学生葛雨烜也起得很早,上午9点,已经背上绘画板,小跳着走出小区去学习美术。令他开心的是,今年开学“双减”落地后,他不用再去上语文和数学校外补习班了。

  “我很喜欢画画、阅读和编程,周末不补语文和数学后,给了我很多时间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看自己喜欢的书,那本《中国上下五千年》的书实在太吸引我了,我要赶紧把它看完。”

  上午10点,在编程兴趣组,贵阳市实验小学四年级的李唐熠已经跟其他小伙伴忙了一早上,他们正在尝试完成一个游戏拼搭,“将小小的积木块拼成很长一串代码,然后激活游戏程序的瞬间,会有很强的自豪感。”李唐熠说道。

  下午1点,涂一淳围坐在外公外婆身旁,手里拿着零食,吃着吃着就睡着了,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房间,这是一个慵懒安静的午后,她睡得很沉,恬静自然的笑容挂在她的脸上。

  下午2点,就读于贵阳市第一实验中学的八年级学生杨芷萱出动了,对她来说,这个学期“简直不要太美好”。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习素描,但升初中后被搁置了,现在又能重新学习了。虽然从小就对绘画非常感兴趣,但是上初中后,每个周末都被语文作文班、数学和英语补习班填得满满的,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喜欢的绘画。

  “今年‘双减’后的生活确实有很大变化,孩子真是好久没能尽情地玩了,上周终于带她去黄果树玩一趟。作为家长也不想给孩子那么大压力,报那么多补习班,但孩子自己也有危机感,身边的同学都在补,担心不补会落后。”杨芷萱的母亲敖女士说道。

  下午4点,贵阳市实验小学的吴蕊彤穿戴整齐,背上心爱的小提琴,嘴里哼着歌儿,一路蹦蹦跳跳的,很快就到了学小提琴的地方。“我太喜欢小提琴了,能拉小提琴就很快乐。小提琴是‘乐器王后’,多拉小提琴还可以让手指变灵活。”

  下午5点,杨芷萱恋恋不舍地从绘画室里出来,绘画课只有一个半小时,3点半就下课了,但杨芷萱越画越起劲,不知不觉画到了5点钟,在老师的提醒下才想起回家。

  “沉浸在素描里,时间都停止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享受、很满足。”杨芷萱说道。

  傍晚6点,吴蕊彤的小提琴课结束后,跟着父母去吃了美味的晚餐,接着又来到家附近的一家书店里看书,最后一家三口去公园散步,结束美好的一天。

  “周日又是值得期待的一天呢。”吴蕊彤说道。

  这是贵阳市秋季学期的第二个周末,也是“双减”政策落地之后,孩子们真正感受到快乐的周末。在这一点上,家长们的感受更深刻,以前的周末,经常看到孩子闷闷不乐,有时还气鼓鼓地走在上补习班的路上。现在一到周末,孩子就非常开心,整天都乐呵呵的,为了早点出去玩,或者上自己喜欢的兴趣班,还主动完成作业,不再拖拖拉拉的。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曾静

  相关

  阅读

  政策落地 各方反应

  家长:孩子健康最重要

  

  提起“双减”政策,贵阳市实验小学四年级学生李唐熠的母亲唐雨表示,她由衷地支持。作为学生家长,同时也是一位大学英语教师,她认为,“双减”以前,教育内卷比较严重,一到周末,身边的很多家长恨不得给孩子报五六个补习班。“家长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但一味强加给孩子许多学科类补习内容,孩子不但消化不了,久而久之,还容易产生厌学情绪,从而扼杀了他们的创造力、探索能力。”

  令人欣慰的是,“双减”之后,家长们从容了一些。“即使要报兴趣班,我也会征求孩子的意见,周末也更加注重亲子陪伴时间,带孩子去郊外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感受生命之美,保持健康快乐的成长状态!”唐雨说道。

  同样,贵阳市实验小学吴蕊彤的母亲许婧也认为,“双减”之后,焦虑确实是减少了很多。她认为,孩子们处于同一起跑线,很大程度实现了教育公平,也更倾向于让孩子自觉地学习,通过努力,在学校多思考、不懂就多问,达到她自己的目标,考上理想的大学,而不是过多地依赖校外培训平台。事实上,“大家现在都处在适应政策的阶段,学校、家长和孩子要慢慢磨合,寻找帮助孩子既能学到知识,又能玩得开心的平衡点。”许婧说道。

  

  培训机构:迅速反应并转型

  

  在贵阳市校外补习机构较为集中的亨特国际附近,记者来到新东方教学点,曾经填满初中、小学学生的课室,如今空空如也。现场工作人员说,因为只能周一至周五上课,报学科补习的孩子大大减少,他们大多从语数英三科全报,减少到报一科或者索性不报。

  接着,记者走访贵阳新东方多个教学点,国际英语补习班、周末托管服务正在招生中。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托管主要是针对小学生辅导校内作业以及安排阅读、艺术等相关课程。

  例如,在贵阳有三家分店的安特思库成长馆校外培训机构,对于“双减”政策,他们已迅速反应并转型。一周前,记者在某外卖平台上查询到该机构开设有较多的数学等学科类培训课程,现已被咏春拳、中国武术、AI机器人编程、软/硬书法等兴趣课程替代。

  在周末走访贵阳市各类素质班时,记者也发现,除篮球、游泳、足球、舞蹈等热门项目外,一些小众项目如编程、钢琴、小主持等,报名人数也显著增加。

  

  专家:要“减”也要“增”

  

  针对“双减”政策,贵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王婧认为,要“减”也要“增”,给应试教育降温,同时也要给素质教育增温。

  王婧表示,“双减”政策必然是一个有助于学生成长,有利于中国义务教育发展及人才培养的举措。以往“填鸭式”的教学,“唯分数论”的教育观念,带给学生过重的学习负担,学习成为考分制度的“军备赛”。而非考试科目的素质教育被忽视,例如学习兴趣、动手能力、创造能力、学习能力以及情商和人文素养的培养。

  “过去我们的家长和老师很少会问孩子的兴趣是什么,传授的多是考高分的应试技巧。”王婧说道。

  在王婧看来,教育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在中国教育资源分配较为公平的背景下,“双减”将带来更加深远的意义。“双减”只是一个开始,它还将持续性探索如何培养、选拔尖端人才,满足社会多元化的人才需求,比如培养众多实体行业所需的高质量技工,也就是蓝领、灰领。关注社会真正需要的人才结构和学习能力,而这样的人才是无法通过大量的应试技巧能力培养而成的。

  同时,王婧还说,教育改革需要持续性地探索。“双减”在借鉴德国分流制的过程中,也要结合本国国情进一步优化教育结构、教育资源和教育方式,探索出更加适合中国社会、中国孩子健康快乐地学习与成长的路径。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曾静

  

★链接

  少了焦虑情绪  和孩子愉快相处

  “之前孩子周末的时间都被各个补习班占得满满的,自己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说,也觉得亲子时间少了很多。”白女士的小孩就读于省府路小学三年级,“双减”政策出来以前,每个周末,她都是陪孩子上各种补习班,不仅花钱,还耗费大量精力,根本没有时间陪孩子好好玩。现在“双减”政策出来后,一到周末,他们一大家子可以去吃吃东西,逛逛附近公园。白女士说:“有了大把的闲暇时光陪着孩子,看着他快乐成长,我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白女士表示,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如今,孩子从繁重学业中脱离出来,家长也应该明白,“双减”不能减责任,要珍惜可贵的亲子时间,做好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罗先生有两个读小学的孩子,每个周末,他负责接送孩子们去不同的舞蹈机构学习,他说:“两个孩子从小就喜欢跳舞,儿子喜欢街舞,女儿喜欢民族舞和爵士舞。‘双减’之前,周末行程都满满的,又是学科辅导又是兴趣班,现在周末都是开开心心来放松,只对兴趣负责,孩子们跳起舞来也更加投入了。”

  罗先生表示,现在孩子学习的都是他们感兴趣的,没了抵触情绪,他和孩子们的相处和谐了许多。不像以前,一说去上课,各种磨蹭拖拉,不搞得鸡飞狗跳就出不了门。

  黄女士一家对于孩子的培养一直遵从顺其自然的原则,在“双减”之前,她就秉承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准则,常带孩子到处旅游,从来没有给孩子报过学科类的辅导班,只报了一些乐高和编程课。

  “在以前,看到别的孩子上各种学科类补习班,我还是有点焦虑,有时候会问自己,这样会不会害了孩子?在这种焦虑情绪下,孩子一旦成绩考砸了,会情不自禁地表现出来,和孩子相处不是那么和谐。现在‘双减’政策出来了,自己彻底放松了,焦虑情绪自然一扫而空,和孩子相处也更融洽了,再也没有吼孩子的情形出现。”黄女士说。

  贵阳日报融媒体实习记者 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