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求好的生活质量,不分年龄”

来源:贵阳晚报     2021年10月14日        版次:A06    作者:

  杨近文老人

  杨近文老人把自己的画镶在柜门上当装饰

  早上7点起床晚上10点半睡觉,饮食清淡,不饮酒不抽烟。杨近文的养生之道可以说是如教科书般健康。前几年,他还能爬黔灵山,从山脚到弘福寺最快只需10分钟。过了百岁后,体力虽不如之前,但他也经常在小区内散步,偶尔还能小跑。

  杨近文出生于1920年5月11日,现今已有101岁的他,不仅耳聪目明还能写作、画画,并且坚持一个人生活。从去年起,他以自己一生的经历为内容进行写作,书名暂定《百岁人生》,每天坚持写作2个小时,如今已有五六万字。

  杨近文的父亲杨铭轩是清未举人。在父亲引导下,他三岁进私塾启蒙,七岁到政府办的学校学习。父亲擅长书画,杨近文耳濡目染,初中毕业后考入了贵州省立贵阳师范学校美术专业。1940年,在父亲的鼓励下,他只身赴杭州考入当时在全国颇有名望的杭州艺专,由于抗日战争学校停办,他1942年初返回贵阳。在经历贵阳“二四”轰炸后,一家到关岭县避难。

  解放以后,杨老先后在贵阳评剧团、贵阳黔剧团从事舞台美术工作。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杨近文离开剧团曾到照相馆画景片。之后,年近六旬的杨近文被安排在贵州省图书馆收发室工作,直到退休。

  经历了百年人生,杨近文的回忆成为了最大的宝藏。说起黔菜,他回忆道:“当时的贵州菜口味很淡,少油少盐,和现在大相径庭,为此他写了一本书《生态黔菜六十宗》;在土改时,他经历过剿匪,为此他和女儿杨敦慧创作了小说《夜郎群雄打拐记》;从小就热爱运动,他写了一本小册子《六合拳》,由贵州省科技出版社出版,如今已在旧书网上溢价上百倍;说起贵州画家,他曾与宋吟可一同写生、给刘知白介绍工作、与王渔父在文化局成立戒烟队。

  自从20多年前老伴去世后,杨近文就一直独居生活。他好清淡饮食,尤爱蔬菜和豆类,酸汤豆米是他的心头好,每周仅在周六晚买些猪肉做肉圆子,从不吃其他肉类。他觉得要想长寿一定要记住八个字“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60多岁时,杨近文曾被检查出患有肾癌,一进医院检查就被安排了手术,右肾被完全切除,还化疗了三个月。回忆起化疗,真的是如“脱胎换骨”般让人难以忍受。杨近文还记得,当时吐得昏天黑地,还伴随着骨痛、腰痛等副作用,有时痛到无法入睡。如今已年过百岁的他,被医生称为抗癌状元。

  今年8月,杨近文完成了种植牙手术,重获一口好牙。说起种牙,很多人觉得年纪大了还那么折腾不值得。杨近文却觉得追求好的生活质量是不分年龄的,“很庆幸一把年纪还可以拥有一口好牙。”

  劳逸结合,是杨近文强调的养生之道。记者采访时,杨近文正在看电视剧《星火云雾街》,他说虽然每天要写作2小时,但要看4个小时的电视。因为他从电视中获取了很多知识,也得到了不少灵感。

  2019年,杨近文曾带着画作《南明上河图》参加“致敬我的祖国·和谐南明”书画展,画上有高楼、有立交、有马路,呈现了一幅人潮如织、车水马龙、商店林立的场面,将大西门商圈的繁荣与热闹展现得淋淋尽致。因爱好书画,杨近文现在还在教学生,他的学生年纪最大的已有82岁。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董容语